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48、(4)

    “自那之后的每一天,娘都有来看她的石榴树吗?”长情听着莫凛说他与苓妹的故事,嘴角难得地勾起了浅浅的弧度,饶有兴致地问莫凛道。(看啦又看小說)

    “嗯。”莫凛笑着点点头,“每天都来,每次都会在那株石榴树旁坐上半个时辰才离开。”

    “然后爹和娘就是在那每天的半个时辰里慢慢相识了。”长情又道。

    莫凛又点了点头,眸中的笑充满了对心爱之人才有的温柔,他的神思,皆已回到了那曾经最美的日子中。

    他与苓妹,的确是在她每天前来府上的半个时辰里慢慢相识,情愫渐生。

    “你娘真的是一个单纯干净得不能不令我倾心的好姑娘。”

    他的苓妹,是这世上最美好的姑娘。

    *

    “给我的?”纯苓蹲在地上,看着放在她腿上包裹里的东西,抬起头来一脸诧异地看着站在她面前的莫凛。

    这是石榴树种下的次日,包裹是莫凛给她的,她来到莫凛书房前时莫凛递给她,让她打开了看看。

    她现在就在打开看。

    包裹里是一套崭新的衣裙,还有一双崭新的鞋子,鞋面上用彩色的丝线挑着好几朵粉嫩的花儿,纯苓看得一瞬不瞬,以致她定定看着这绣鞋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看莫凛。

    她的眼眸很黑,却很莹亮,干干净净的,一点都不像江湖中人该有的模样,反倒像一个初初涉世的单纯小姑娘。

    莫凛这时也蹲下了身,任干净的衣裳垂在泥地里也毫不在意,只是笑着点点头,道:“嗯,给你的。”

    “为什么要给我?”纯苓说着,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裳,不解道,“我有衣裳也有鞋子,你给我这些,我没有钱给你。”

    “就当是你我相识,我送给你的相识礼。”莫凛道。

    “相识礼?”纯苓俏脸微拧,显然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说法,而后她一脸认真道,“可我没有东西回赠给你。”

    “姑娘不用回给我什么,我是男人,不好拿姑娘家的东西。”莫凛没想过要纯苓送给他些什么当回礼,说这样的话,他倒不担心纯苓不相信。

    因为她太单纯。

    果然,纯苓什么都没有多想,而是弯下眉眼扬起唇角开心地笑了起来,“谢谢你莫凛!这还是我第一次收到人给我送礼!我喜欢这鞋面上的花儿!”

    纯苓笑起来的时候,她的黑眼眸显得更加莹亮更加干净纯粹。

    就在这时,纯苓抱着腿上的衣裳绣鞋蹦了起来,一副欢喜的激动模样,道:“我想试一试!莫凛,你的屋子借给我试试这衣裳和鞋子可不可以?”

    莫凛看着纯苓欢喜的模样,点了点头,然还未等他说话,纯苓便已经冲进了书房里,速度快得莫凛连嘴都还未张,便已经不见了她的人。

    忽地,纯苓从书房门后边探出头来,盯着莫凛道:“莫凛,我换衣裳,你就在那儿站着啊,不准过来。”

    纯苓说完,又是不等莫凛说话便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莫凛失笑,无奈地摇了摇头,而后背过了身去,看着面前的石榴树,抬手抚了抚上边已然变得深绿的叶。

    可过了许久,却还未见纯苓从书房里出来,更没有听到她的动静,莫凛有些不放心,便转过身来,对着书房门口唤了她一声:“姑娘可换好了?”

    无人应声。

    莫凛脸色微沉,又唤了一次,“姑娘?纯苓姑娘?”

    依旧无人应声。

    莫凛面色更沉,带着些不安,当即大步走进了书房。

    当他走进书房瞧见纯苓还好端端的时候,他才舒了一口气。

    只见纯苓背对着他站在他的书案前,正出神地盯着他书案上那幅尚未画完的出水芙蓉瞧,出神得不仅听不到莫凛方才在院子里唤她的声音,便是这会儿他已经走到了她身边来,她都没有察觉。

    她在看画,莫凛则是在看她。

    此时的纯苓已经换好了莫凛送给她的衣裳,月白色的裙裳,玉涡色的绣鞋,玲珑的腰身,仿佛画中走出来的人儿似的。

    纯苓痴看着画,莫凛则是看痴了她。

    他自认自己不是爱美色之人,可眼前这个单纯干净得就好像她名字似的姑娘,却是让他移不开眼。

    过了好一会儿,莫凛找回了自己的神思,纯苓的神思却还在书案上的出水芙蓉画上,她甚至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想要抚一抚那画上的芙蓉。

    “墨色还未干透,姑娘怕是还不能碰。”莫凛本不想阻拦纯苓,可看她看这幅画如此出神的模样,若是她自己把画碰坏了,怕是难过的会是她自己。

    纯苓听到莫凛的话,猛地缩回了手,而后转头来看莫凛,小心地问道:“我会把它碰坏吗?”

    “待墨色干透之后就不会了。”莫凛道。

    “那墨色干了之后我就能碰一碰了吗?”

    “如果姑娘想的话,那是可以的。”

    纯苓的目光又回到了书案上,回到了那出水芙蓉上,可忽地又来到了莫凛面上,只见她一副激动的神色,问莫凛道:“这是你画的吗?”

    “嗯,尚未画完。”莫凛应道。

    纯苓看他的眼神顿时变得既激动又欢喜,“你画得真好看!我看着的感觉就好像看到了荷花花开的那一瞬间一样!太漂亮了!”

    “莫凛,你人好,你的画也好!”纯苓眸光璀璨。

    这忽然的夸赞让莫凛怔住,而后谦虚道:“姑娘谬赞了。”

    “才不是,我说的都是真的。”纯苓一点都不给莫凛谦虚的机会,紧着转过身来看着这摆满了书架,且书架上排满了书册书简的屋子,又问道,“这些书,都是你的吗?”

    “嗯,都是我的。”莫凛觉得这个单纯姑娘的心思跳得有些快,他有些跟不上。

    纯苓又转头来看他,眼睛亮盈盈的,“那这些书你都看过了吗?”

    “嗯,都看过了,怎……”

    然,莫凛的一个“怎么了”还未问完,便被纯苓崇敬般的声音打断,“莫凛!你太厉害了!”

    莫凛又被纯苓这突然的夸奖而弄得微微一怔,他不过是看过了这些书而已,却又有何厉害可言?又有何值得她崇敬的?

    彼时,只是他尚未知晓她来自妖界,而在妖界,最受百姓尊崇的便是学文之人,是文官是先生。

    妖界恨着人世,却又向往着人世,向往着上古妖帝曾亲手写下的一册又一册留给妖界子孙后代的书册中那关于人世的种种美好,春夏秋日,风霜雨雪,草木荣枯,人的美丑,人的善恶,种种,种种。

    “莫凛,你是做什么的?是先生!?”在妖界,只有教书之人才能被百姓尊称一声“先生”,而能成为先生的人,必是妖界中不管学识还是品性都要是无可挑剔之人,是受百姓尊崇拥戴之人。

    对先生的尊敬,纯苓也如所有妖界子民一般。

    “我不是。”莫凛笑着摇摇头,“我只是一个生意人,在西山见到姑娘那一次,我正是到西戎国去谈生意归来。”

    听着莫凛说自己只是一个生意人,纯苓面上的崇敬仍在,却带着满满的可惜,“可惜了,你看了这么多书,人又这么好,应该是个先生的!”

    “不对,应该当个官!文官!”在这儿,文官的地位要比先生要高,高得多。

    莫凛依旧笑着,“姑娘高看我了,我就只是一个生意人而已。”

    “那你可以到我们那儿去当先生啊!”纯苓心里一个劲儿地觉得可惜,一不小心便将心中所想给说了出来。

    在他们那儿,最缺少的便是先生。

    “你们那儿?”莫凛有些好奇,“在哪儿呢?”

    纯苓却是不说话了,面色甚至黯淡了下来。

    莫凛没有再问,而是转移了话题道:“姑娘若是喜欢我这幅画,届时我画好了便送给姑娘,如何?”

    “你要把这幅画送给我?”纯苓很震惊。

    “若是姑娘喜欢的话。”莫凛点点头。

    “真的吗!?”纯苓满脸惊喜。

    “当然。”

    “莫凛,你真是太好了!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人了!”纯苓又是笑得满目璀璨,莹亮有光。

    之后的每一天,纯苓都会到莫凛这书房院子里来,有时候留的时间长些,有时候又短些,但不管时间长还是短,她每一天来到的时候,都能看到莫凛。

    有时候,院子里有其他人,她便等着人走了她再出现,从不会在莫凛之外的其他人面前出现,哪怕是初一在,她都不会出现。

    如此好几次之后,即便她什么都没有说,莫凛也还是察觉到了她除了他之外任何人都不想见,是以再往后,纯苓再到这院子里来的时候,再没有在这院子里见到除了莫凛之外的其他人。

    而在这一日又一日的相处中,莫凛渐渐了解了这个心思单纯的姑娘,知道了她的喜好的脾性,可他不了解也很多,譬如她家在何处,她是怎么在江湖中行走的,在这京城中又是住在什么地方,以及很多时候她不禁然流露出来的哀愁之色,等等这些,他都不了解。

    他问过,可她不曾回答过,他便没有再问。

    他怕,怕他问得清楚了,她就不会再来了。

    但有一点,他很明白,他所认识的这个心思单纯的姑娘,与他不一样,抑或说,与他认识的见过的所有人都不一样,至于哪里不一样,他却又说不上来,就只是这么感觉而已。

    就好像真的像她自己所说的那样,她来自很远很远的地方,从没有人去过的地方,感觉就好像她不是这个世间的人似的。

    可能吗?

    天冷了。

    从秋的寒凉转入了冬的冰冷,雪簌簌而下,天地间银装素裹,便是小红都穿上了厚厚的雪衣。

    纯苓站在书房里,整个人趴在窗台上,双手托着腮,认真地看着被枝头上覆着雪的石榴树,一副蔫了吧唧的模样,不知又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这些日子与莫凛相处下来,纯苓早已没有了初时的警惕与防备,她甚至已经将莫凛当成了朋友,将莫凛这书房这院子当成了她的家,来这儿呆着的时间愈来愈长,由原来的半个时辰到一两个时辰再到三个时辰,前几日天气转冷,她来了索性就耍赖窝着不走了,道是外边太冷太冷了,要窝在这书房里取暖,不然她就会被冻死了。

    莫凛虽觉这般不妥,总给他一种金屋藏娇娥的感觉,可他看着纯苓蹲在暖炉边笑得满足的模样他又心有不忍,便也由着她了,总归他已经交代过,他这书房没有他的允准任何人不得进入,若是被人瞧见了他自己倒没什么,辱了她一个姑娘家的名声便不好了。

    只是,莫凛心中想的这些,心思单纯的纯苓并不知,她只知这人世只有这一处暖和的地方能让她安安心心地取暖,不用再像往些年那般只能捱着冻过。

    而且,这儿还有一个好人,书念的多,画画得好,琴弹得好,字写得漂亮,品性也很好的好人,对她非但没有敌意,甚至还陪她说陪她笑,帮她照顾小红,给她东西吃,给她衣裳穿,如今还给她床睡,这是她来人世之后从没有享受过的。

    这般想着,本是蔫了吧唧的纯苓便开心地笑了起来。

    不仅是因为暖和,还因为她看到了莫凛。

    不,准确来说,是她感觉到得了莫凛的气息。

    莫凛此时不在书房里,而是正由外朝书房走来,他将将走过迂廊,还没有转过迂廊与书房之间的那道墙,便已听到了纯苓雀跃的声音,“莫凛莫凛!”

    莫凛对于纯苓这还没有看见他便已知道他来了的本事已见怪不怪,相反,他笑了起来,同时跨大脚步穿过迂廊尽头的月门,快步朝书房走去。

    才穿过月门,他便看到趴在窗户上的纯苓,明眸皓齿,正笑盈盈地看着他,然后从窗户边跑开,跑到了书房门来。

    待她打开书房门时,莫凛正好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书房门前,在纯苓走出来之前跨进了门槛,以免怕冷的她走出来被冻着。

    但莫凛进了屋后却见纯苓模样有些蔫吧,不由温和问道:“怎么了?看着你好像有些不开心?”

    明明他离开前还好好的呢。

    纯苓看他一眼,然后抿抿唇,道:“你去了好久,我自己呆得好无趣。”

    莫凛笑了,“你不是说你饿了吗?我去给你拿了些吃的。”

    纯苓看到了莫凛手上提的食盒,却还是有些不开心,“你往日去拿吃的都没有这么久的。”

    莫凛只是温和地笑着,没有说什么,而是走到了桌边,将食盒放在桌上,将食盒里的东西端出来放在桌面上,这才对纯苓道:“来吃吃看你喜不喜欢吃。”

    摆在桌上的是两碟甜糕,还有一大碗苞米甜汤。

    纯苓在看到甜糕和甜汤时眼睛瞬间亮了起来,迫不及待地就坐到了凳子上,一边拿起勺子一边开心道:“莫凛你真好!你怎么知道我想吃甜糕想喝苞米甜汤呢?”

    “还热着,趁热吃。”莫凛笑得愈发温和。

    纯苓拿着勺子并未用,而是捧起大碗,吸溜了一口还冒着热气的甜汤。

    “慢着些,别烫着了。”莫凛见纯苓迫不及待,忙提醒道。

    纯苓没被烫着,可她喝了一口甜汤下肚却是眨了眨眼,好像没有见过这碗苞米甜汤似的,低头看着甜汤,对莫凛道:“这碗苞米甜汤和往日里你给我喝的甜汤味道不一样。”

    “都是苞米甜汤,还能有不一样的?”莫凛笑着问。

    “当然了!我尝得出的。”纯苓道。

    “那是今儿的好喝,还是往日的好喝?”莫凛又问。

    “今天的!”纯苓回答得毫不犹豫,“今天的好喝!很好喝!”

    纯苓是真的觉得今天的苞米甜汤特别的好喝,否则她也不会强调着重复一遍。

    “那你再尝尝今天的甜糕。”

    “好呀!”纯苓说着,伸出手拈了一块甜糕,一整块扔进了嘴里,然后用手捂着嘴,将腮帮子撑的胀鼓鼓的,她总是喜欢这般来吃甜糕,莫凛说了她好几回她都还是如此,莫凛索性便由着她了。

    “唔……这次的甜糕好次!”纯苓捂着嘴,一边嚼甜糕一边口齿不清道,“好次!”

    莫凛看着纯苓胀鼓鼓的腮帮子,在她身旁坐下了身,浅笑着道:“今日厨房的甜糕师傅告假一日,我瞧着厨房有食材,便做了甜糕和甜汤,所以方才才在厨房呆得久了一些。”

    纯苓听着莫凛的话,眨了好几下眼,而后将嘴里的甜糕狠狠往下咽,莫凛看着她一副快要被噎着的模样,赶紧道:“喝口甜汤,莫噎着了。”

    纯苓赶紧捧起碗喝了一大口甜汤,然后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莫凛道:“这甜汤和甜糕是你做的?”

    “嗯。”莫凛点点头,“本还担心不和你胃口,不过看来你挺喜欢。”

    却见纯苓用力摇了摇头。

    “怎么了?不喜欢吗?”莫凛倏然有些失落。

    “不是挺喜欢,是非常喜欢!”纯苓笑得甜甜的,“嗯!非常喜欢!”

    纯苓说着,又拈了一块甜糕来放进嘴里来,吃得满嘴的糕点沫子,依旧笑得甜甜的,满足极了的模样,又是一边嚼甜糕一边口齿不清道:“莫凛,你怎么什么都会呢?你怎么这么厉害呢?嗯……就像你说的话一样,总是很有道理似的。”

    莫凛又看着纯苓胀鼓鼓的腮帮子,在她又拈起一块甜糕放到嘴里时,他不由自主地抬起手,替她轻轻拂掉了沾在嘴边的糕点沫子。

    纯苓看着他笑得开心,一点都没有觉得莫凛这般的举动有何不妥。

    倒是莫凛在看到纯苓那双单纯莹亮的眼眸时惊得赶紧收回手,心怦怦直跳,本想解释些什么,可纯苓那副单纯的笑颜时却是让他无从开口,只尴尬得红了耳根。

    他这是怎么了?方才怎么就那么情不自禁的……

    “莫凛,你怎么了?”纯苓看莫凛神色有些奇怪,不由关切道,“你不舒服吗?”

    “没,没什么。”莫凛有些慌乱,甚至有些不敢看纯苓纯澈的眼睛。

    “可是你的耳朵好红啊。”纯苓不放心。

    就在莫凛尴尬不已时,纯苓柔软的手指轻轻摸上了他通红的耳垂,同时还肯定道:“还很烫。”

    温软的手指,让莫凛怦怦跳着的心跳蓦地漏了一拍,一时间忘了反应,只怔怔地看着正微微歪头盯着他看的纯苓。

    纯苓见他没反应,另一只手也摸上了他另一边耳朵,然后轻轻扯了扯,将叼在嘴里的甜糕忽地吸溜进口中,关心地唤他一声,“莫凛?”

    莫凛这时猛地回过神,同时着急忙慌地站起身,以致纯苓一脸困惑地看着他,正当她要问什么的时候,心跳加速的莫凛随便找了个别的话题道:“对了,纯苓姑娘,你的那只白兔子呢?好久没有看见它了。”

    纯苓看着莫凛,她的眼神有些奇怪,变幻得有些厉害,不过此时还处在紧张中的莫凛没有发现。

    纯苓将嘴里的甜糕咽下,问莫凛道:“你想见它?”

    “嗯。”莫凛不过随意找的话题,并未多想什么,只是点了点头,道,“很通人性的一只兔子,许久没有见它,想见一见。”

    纯苓垂下眼睑,想了想后才又抬起眼帘来看莫凛,道:“那你等一等,我去把它叫来。”

    ------题外话------

    老爹的故事大概还有一两章就写完了,不喜欢老爹故事的姑娘们忍忍就过了啊~不过话说我自己还是很喜欢老爹和苓妹这一对cp的,哦呵呵呵~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