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4家人团聚,尹圣敬佩

    除夕将近,而林若文的伤势也好转,如今下床随意走动都不成问题。(www.k6uk.com)

    林若文伤势好的如此迅速,还要得益于神医,毕竟神医如今正住在尹家庄,定要要出手的。而林若文的伤势原本就不是特别严重,有了神医出手,加上好好的休养好的如此迅速也不是奇事。

    这些日子,尹圣是知道山庄里入住了几个身份不低之人,原本准备好生招待一番。可是凌老侯爷等人都体谅尹圣想要调查出凶杀的心情,并且越到除夕尹圣的事务越发繁忙,哪怕他亲自上门去邀请各位,但是都被回绝了。

    而今日,正好林若文的精神不错,早早的就醒来,起身准备为尹圣准备衣服,可是尹圣心疼妻子的伤势哪里肯让妻子动手,自己起身穿衣,也没有让外面的婢女进来帮忙。

    “夫君,今日若是夫君得空还是抽出时间来招待一番客人吧!”林若文起身帮尹圣的衣服给整理好,神色带着几分焦急“原本我们该第一天就好生招待一番,可都五日了还没有招待她,实在是有失礼节!”

    这些日子,林若文也曾准备自己亲自去客人的院落拜访一番,但是都被女儿给阻拦下来。其实,这些日子身为主人的楚兮暖可是真的有好好招待大家,并没有让大家感觉到无聊,甚至还带着大家去了尹家庄附近的高山爬山。

    “夫人说的对!为父今日就好好招待一番贵客!”尹圣笑着宽慰道。这些日子他是知道女儿的所作所为,并且尹圣不觉得女子不能出来当家的思想,在尹圣开来自己的女儿能够代表自己来招待客人是件好事。

    “什么你?我也要去!都在自己山庄内能出什么事情,而且此次来的竟然还有君冷那孩子的爷爷,还有一个王爷,若是我不出现,太失礼了!更何况,这些日子,那个什么安王还送来了好多贵重的东西!”林若文有些不解的说道,虽然她并没有见过那位安王,但是却可以感觉到那位安王对自己的善意,很奇怪的做法。

    尹圣明白夫人的担忧,就是他也是心里十分担忧的。而且听下人回禀,自家女儿和那位安王的关系太好,倒不是尹圣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是皇家之人就没有简单的,更何况这个安王还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哪怕尹圣知道安王和自己的女儿乃是兄妹的关系,尹圣就怕女儿被欺骗。

    “夫人莫要担心,不说暖暖那孩子从小就聪明,身边还不是有君冷吗?”尹圣宽慰道,哪怕他自己的心里是担忧,但在夫人面前他不愿让夫人在养伤的期间还要操心那么多。

    林若文点点头,明显放心很多。比起尹圣对女儿的放心,林若文则是更相信凌君冷,也相信凌君冷对女儿如同哥哥一般的照顾,直到现在林若文都没有发现凌君冷对楚兮暖的心思。不是凌君冷隐藏的太好,而是林若文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用哥哥自居的孩子竟然从小的时候就打楚兮暖的主意。

    “江离和千星怎么还没有回来?暖暖那丫头都回来了,那两个孩子也太不懂事了!”林若文边为尹圣梳发,边发泄牢骚。身为一个女人,林若文当然喜欢孩子围绕膝下,特别是在快要过年的时候。

    尹圣看着夫人看似责怪但其实都是担忧的面容,开口“他们今日就要回来了,毕竟今日招待贵客,他们身为长子次子不在,不像个样子!”

    其实,尹江离和尹千星是去调查娘亲受伤的事情,本来两人都是有些棘手,不过后来凌君冷也派人去帮忙,如今两人已经调查的差不多,今日也该回山庄了。

    果不其然,等到晚上的时候,尹江离和尹千星都有些风尘仆仆的回到山庄,而迎接他们的不是府中的下人,也不是父亲和娘亲,而是站在山庄门口的妹妹。

    楚兮暖因为知道大哥二哥今晚回来,所以早早的就等候在那里。楚兮暖青丝如瀑,一部分挽成了精巧的发髻,一部分柔顺披散下来,额头浅浅一层的刘海之下,柳眉修长,眸光濯濯,熠熠生辉。

    尹江离只一眼,只是看了一眼,便坠进了那双含着万千光华之中的眼眸中。尹江离这些日子都在努力的让自己去遗忘,去忽视,可是当他看到站在那里的女子,他才知道,有些人不是你想忘记就可以忘记的。

    “大哥,二哥!”楚兮暖看到两人高兴的小跑出山庄的大门,淡粉色的樱唇微微扬起,嘴角的酒窝点缀在脸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微微一笑,便是刹那芳华。

    尹江离的脚步微微快了几分,可是还没有等他将妹妹给抱住,身边的尹千星就如同炮弹一般冲了出去,一把将楚兮暖给抱住,声音带着兴奋“妹妹,你回来了!”

    尹千星今日穿了一件青莲色如意云纹直裰,腰缠一条杂彩吕公绦,脚蹬皂靴,当年白白胖胖的模样如今褪去,现在是身形修长,如松如柏的男子。

    尹千星从小就和楚兮暖的关系很不错,带着楚兮暖不知道胡闹多少次,可以说,比起父母,尹千星更听妹妹的话语,而尹千星对于楚兮暖这个妹妹更是千分的喜欢。

    楚兮暖被二哥给抱的难受,尹千星明显不怎么温柔,又因为激动所以抱着楚兮暖的力气很大,让楚兮暖有些难受,原本还十分高兴见到二哥,如今楚兮暖直觉二哥还是那般孩子气。

    好在,尹千星很快的就被尹江离给拉开了,尹江离笑着责备“千星,你没有看到妹妹不舒服吗?真是莽撞!”说着,看着楚兮暖担忧的问道“可还好?”

    楚兮暖摇头,哪里有那么夸张,她只是被勒的有些难受罢了。

    “大哥,我没事,娘亲和父亲还等着你们呢!”楚兮暖说道,顺带看着身边的大哥。多日不见,大哥尹江离还是那般温润如春,一袭墨色的缎子衣袍,袍内露出银色镂空木槿花镶边。腰系玉带,手上还拿着一柄长剑,衣决飘飘,很有几分潇洒出尘的味道,怪不得尹江离在江湖中的名声这样的响亮,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能力和身份,还有他的为人处世和样貌。

    尹江离和尹千星听到娘亲这两个字,面色都不由的有些沉重,他们此次就是去调查娘亲被刺杀的事情。楚兮暖看着两人的脸色,知道两人定是调查出来结果,本来楚兮暖是准备插手这件事情的。但是她毕竟是女子,若是插手太多反而对大哥二哥不好,所以楚兮暖等着两人的调查结果,当然这其中也有凌君冷的帮助。

    兄妹三人回到尹家庄,因为尹江离和尹千星有些风尘仆仆,所以两人各自先回自己的院落去洗漱一番,毕竟他们也知道山庄里来的贵客,身为尹家庄的大少爷和二少爷,他们是需要去招待一番的。

    楚兮暖来到大厅的时候,父亲娘亲还有凌君冷都已经坐在那里,楚兮暖笑了下就坐在凌君冷的旁边,不解的问道“爷爷他们还没有来吗?”毕竟,楚兮暖可不认为爷爷他们是喜欢拿乔的人。

    “为父来早了!”尹圣解释道。

    楚兮暖有些古怪的看着父亲,她觉得父亲有些紧张,楚兮暖不解的目光让尹圣有些坐不住,忍不住咳嗽几声,却不想尹圣这样的姿态更让楚兮暖怀疑。

    这个时候,林若文凑近女儿的耳边说道“你父亲他啊,可是十分崇敬凌老侯爷的!”此时的林若文脸色已经好了八分,看起来也如同往日里差不多,那场刺杀似乎并没有影响到她一样,她还是如此的坚强。

    唉?楚兮暖有些吃惊,她没有想到父亲崇拜的人竟然是凌老侯爷,这不就是如同现代的追星一般吗。不过仔细一想楚兮暖也觉得正常,毕竟当年的凌老侯爷,怕是所有男人心目中的偶像吧。而父亲是一个铁骨铮铮的男人,最为佩服的也就是凌老侯爷那般为国为民正直之人。

    几人正说着,就看到这几日入住尹家庄的几位客人都来到大厅。凌老侯爷和神医并肩而行,两人都是头发花白的老人,但哪怕已经到了不惑之年,可是偏偏这两人站在那里比起年轻人多了几分气势,似乎没有老态和老人的萎缩。

    走在两位老人身后的乃是楚子安和霍初兰夫妇二人,楚子安身形玉立,如竹挺拔,身姿修长,美之极致,狭长的凤眸轻轻一转,眸子里流露出一种难描难绘的潋滟,他对着站在自己身边的霍初兰嘴角含笑,一个笑容都是如此风华绝代。

    而被楚子安牵着手的霍初兰,只见她双眸似水,却带着淡淡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面上不施粉黛,却仍然掩不住绝色容颜,看她美目流转,顾盼生辉。

    尹圣看到来人连忙带着夫人上前,声音带着一股严肃“凌老侯爷,神医,安王,安王妃!”

    此时众人都没有发现尹圣有什么不妥,但是楚兮暖却看出自己父亲的紧张,甚至连走路都同手同脚了,不过好在父亲毕竟身居高位这么多年,并不会如同常人一般见到凌老侯爷十分激动。

    神医已经是尹家庄的常客了,在尹家庄就和在自己的医谷一般,并没有什么可寒暄的,直接就坐下了。倒是凌老侯爷看着尹圣夫妇,目光中带着感激“这么多年,真是感谢尹庄主夫妇对君冷那孩子的照顾,老夫本该多年前就来拜访一番,实在是老夫失礼了!”

    说着,凌老侯爷就拱起双手行了一个感激的平礼。可尹圣哪里敢受,连忙扶着凌老侯爷坐下“凌老侯爷严重了,晚辈和凌侯爷乃是生死之交,君冷那孩子就是晚辈的孩子一般!”

    凌老侯爷点点头,他自然看出尹圣所言都是真的,并没有虚伪的成分,这么多年尹圣夫妇对凌君冷的照顾也从未想要让凌府有任何的帮助。凌老侯爷心里记住这份恩情,他原本就不是文人,也做不来那些巴拉巴拉的虚伪的事情,所以倒是十分大方的直接坐下。

    “尹伯父,伯母!”楚子安开口,霍初兰当然也跟着开口,出门在外,霍初兰给足楚子安面子,更重要的是霍初兰的心里是有着以夫为天的思想,这辈子只要楚子安不负她,她一辈子都会如此,但若是楚子安负了她,那么按着她的脾性怕是也是同归于尽。

    尹圣的眉头不敬意的皱起,连忙打断“安王客气了,本庄主只是一个江湖粗人,担不得安王的这声伯父!”尹圣对楚子安的印象很不好,虽然楚子安一直都是笑容挂在嘴角,但是尹圣怎么会看不出楚子安笑容下面的薄凉,更何况楚子安的长相太过于阴柔,实在不是尹圣这样的粗人所喜欢的。更重要的是,楚子安上来的称呼,让尹圣觉得楚子安对自己女儿的好和亲近,是不是因为尹家庄的关系。

    林若文站在夫君身边,虽然不言语,但明显也是不怎么接受楚子安此人,不过不同的是林若文对着霍初兰的脸色就好很多。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