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72章 延迟的水土不服

    这个话题给扯的,龚瑞妮知道曹娜一开始的想法是想让同学们知道诸葛鸣珊在各种针对她,或者说针对赵光然。(看啦又看小说)

    问题是这些孩子真的是各种会联想,很快就把这事给扯到了诸葛家的那些不得不说的事上。

    龚瑞妮知道诸葛志再是不耐烦那些曾经的家人,也不会在外面各种宣扬,毕竟是没有脸的事。

    不过在诸葛鸣珊他们的眼里,这事传播出去,一定是诸葛志说的,不对,他们应该是会觉得这事是赵旭然这些借住在诸葛志家的人在后面宣扬的。

    毕竟一旦把诸葛家的这些丑闻给传播出去后,诸葛家其余人的脸面就没有了,他们还能如何对着诸葛志各种上纲上线。

    最后诸葛志的财产还不是都会给詹半夏和詹紫苏这对又是诸葛志徒弟,又是他干孙子的两个小子。

    看来,真的和诸葛鸣珊他们有了一个死结,是没有办法解开的结。

    不对,这个结不是不能解开,只需要龚瑞妮他们远离诸葛志才成。

    问题是龚瑞妮他们怎么可能会这么干。

    得,有些人想要嫉恨就嫉恨吧,

    诸葛鸣珊是真给这群猛的回头的人给吓到了,更让她觉得恐惧的是这些人说的话。

    他们怎么会知道这些事?

    诸葛鸣珊知道不管家里再是落魄,可是这么算计自家兄弟长辈的事,是不可能会有人传播出去,毕竟他们是一致想要从三爷爷手上捞到好处。

    特别是自从三爷爷收了徒弟后,大家就更加的统一起来,毕竟三爷爷曾经通过他没有后代,徒弟就是他子孙的话。

    诸葛鸣珊不否认家里是有那么几个蠢货,可是在钱面前,她不觉得真的会有人这么傻。

    所以最大的可能性除了龚瑞妮还能是谁?

    诸葛鸣珊习惯性的扫向龚瑞妮,总之这笔帐她一定会记得。

    今天在这里各种没有面子的事,她早晚有一天会把场子给找回来的。

    唉,够害死改不了吃屎啊,龚瑞妮真的是服了这个主,明明刚才各种恶眼神给人逮了一个正着,怎么就愣是没有学会收敛一二。

    龚瑞妮是真的为诸葛鸣珊的智商感到着急。

    不过曹娜是各种的满意,不急不急,早晚有一天会把诸葛鸣珊的真面目给扯了下来。

    这次不要任何人提醒,他们就注意到诸葛鸣珊看向龚瑞妮的眼神是那么的不对劲。

    “不会她是对龚瑞妮有意见吧。”

    “对,肯定是这样。”

    “呀,她一定是知道妮子帮我们解答问题,是不是她想着把妮子给吓坏,然后就不能给我们解答问题。”

    这些日子龚瑞妮给他们辅导功课,他们真的是觉得进步不小。

    不是说老师给他们上课,他们觉得一般,而是去请教老师让他们觉得压力大,如果一遍不明白,再问第二遍,总觉得会让老师觉得他们是傻子是笨蛋,以后看待他们的目光的就不同。

    可是问龚瑞妮,他们真的是一点压力都没有,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原来很多同学也是不会这些题目,如何不让他们各种的惊喜。

    这么一来他们请教问题的压力也就不大,反正大家的底就这么多,也没有必要遮遮掩掩的。

    “不能让诸葛鸣珊把妮子给吓到。”

    “对,我们以后要保护妮子。”

    “对,我们护送妮子回去。”

    龚瑞妮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约定了要送她回去,真的是一脸的黑线。

    拜托,她真的不是一个人来上课好吧,在学校里哪怕去上个厕所,那都是三三两两的,回去的路上,那都是四个人的,诸葛鸣珊傻子才会在路上吓唬她。

    “呀,不对,我们忘记一个地方,妮子住的地方,诸葛鸣珊也能进去。”

    “对啊,我们怎么就忘记了,妮子之前晕倒也是在家里晕倒。”

    这话一冒出来,顿时大家都傻了,这个才是大问题,是他们没有办法解决的大问题,这可怎么办。

    这可不是一般的小问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是他们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

    赵光然在边上都傻了,要不是当初龚瑞妮晕倒的时候,他就在边上,可以说是全程观摩了一边,不然他真的以为这些人说的经过才是事实。

    真的好能编啊,龚瑞妮算算这些人的年纪,嗯,应该能够赶的上文时代,他们这些人不去写文,不去当作家,不去各种发动他们天马行空的想法,真的不是一般的浪费。

    龚瑞妮这个当事人都以为她当初晕倒真的是给诸葛鸣珊给害的,唉。

    不对,等等,她不能让这个传言流传出去,虽然中间她没有说过一句话,也没有误导过,可是她不吭声,就预示她是默认的。

    不是害怕诸葛鸣珊会找她算账,而是事实就是事实,没有必要为了踩某个人非要把她给踩到脚底下。

    “那个真的和诸葛鸣珊没有关系,我最近是压力大了点。”

    “然后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有点水土不服。”

    总之龚瑞妮是各种的开口为诸葛鸣珊洗白,意思就是这事和她没有关系。

    赵光然一开始是觉得龚瑞妮是不是傻了,明明他们自动的抹黑诸葛鸣珊,何必帮她洗白。

    虽然这丫头是没有干出这样的事,可是平时来诸葛爷爷家晃悠的时候,可没有少给他们白眼,话里话外就是说他们是沾便宜云云的话。

    虽然没有打人没有动手,可言语上的讽刺和打击可不比动手大人差,也就是他们心里过硬,外加有诸葛爷爷的撑腰,不然真的要给诸葛鸣珊给打击的找不到北。

    不过在龚瑞妮的眼神示意下,他明白过来了,如果这事传播出去,诸葛鸣珊一定会说是他们冤枉的。

    万一找出那个点诸葛鸣珊和其他人在一起,那不不就显得他们不厚道,以后诸葛鸣珊在外面各种抹黑他们,他们压根就没有办法反驳。

    “同志们,妮子说的对,真的和诸葛鸣珊没有关系,这丫头的身体大小就不好。”

    “不然你看她咋就像一阵风就能吹走的样子。”

    说咱水土不服就成了,有必要非要说咱身体各种不好么,不知道这样以后她可如何出去溜达,以后人家看到她不会说这就是那个病秧子。

    说她换了一个地方后身体就各种不好,要知道自从她穿越过来后,她的身体是好了不少的说。

    赵光然对龚瑞妮不满的眼神是接收到了,不过他也没有办法,不然怎么洗白诸葛鸣珊。

    唉,这事办的真的不是一般的憋屈,明知道对方不是一个好人,非要洗白她,想想就不开心。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