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五十六章 法华寺法会

    “滚,滚,都给我滚下去!”

    赵绮玉声音猛然尖利起来,一下子就挥掉了炕桌上面的茶杯碟盏,水果点心更是滚落了一地,一时间杯盘狼藉。(wwW.K6uk.coM)赵绮玉却猛然起身,目光所及之处,屏风桌椅板凳瓷器摆件,通通被赵绮玉推倒砸坏。赵绮玉目光里渐渐带出些他人所不及的疯狂。

    如此发作了有两刻钟,赵绮玉才渐渐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整个室内也被她破坏殆尽。

    看着面前的东西都摔得七零八落,碎的碎,撒的撒。赵绮玉手扶着桌面,十指缓缓用力到关节发白。浓秀的眼睫在烛光映照下,便于那张秀丽的面上落下了一道鸦青色的晦暗阴影,这光影交错里,愣是催生出了一种阴冷诡谲的艳丽感。眉峰紧蹙,赵绮玉恨恨想着,太少了,到底是她握在手里的东西太少了,所以不够她去攫取她想要的东西。

    右手食指的指节,在刚才扫落物件的时候,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刮擦出了一道血痕,湿润鲜妍异常。指关节上的血迹,因为手指的用力而越发洇出血迹。

    “到底是谁?到底是谁!”

    赵绮玉心中其实是有一个猜测的,但是她不敢这样想。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要怎么面对他。

    “为什么难道你也像其他帝王一样,忌讳外戚专权吗?”

    赵绮玉想不出以自己现在在后宫的势力,谁还能这样悄无声息地用这种秘法来陷害自己。但也不能说是没有其他妃嫔忌惮自己背后的势力,若是自己生下儿子,被立为太子的可能性很大,她们提前预谋也不是不可能的,后宫的女人有些手段也是应该。

    赵绮玉深吸了几口气,才慢慢平稳自己的气息,自己是不会让他们的阴谋得逞的!怪道自己以前,这女人进了后宫,不论与皇帝是不是真爱,终极目标都是要生儿子,再将儿子推上皇位,自己坐上皇太后的位置,这才是女人在后宫里的终极目标,其他一切都是假的。那些企图阻止自己登上皇太后位置的人都该死!自己是不会让他们的奸计得逞的。

    夜风一阵一阵,仿佛透过窗户吹进室内,四季如春般温暖的雨花阁里,阵阵冷风吹得人手脚冰凉,总算也将心头那些焦躁的情绪给吹得冷却了些许。

    刚刚的心腹小宫女被叫进来,面对满室的狼藉,更是心惊胆战,一眼也不敢多看,一句话也不敢多说,只等着主子吩咐。

    “把这些都处理好。”

    “是,主子何必为了柳美人得宠两日生这么大的火气,气着了贵体,奴婢会请洪太医明日再给主子诊脉。”宫女将自己组织好的说辞讲出来,希望自己是有用的,只要自己有用,自己的命就保不住了。自己早就听老嬷嬷们说过,在这样的深宫里,保不住命的都是没用的人。要做对主子有用的人。

    “如此也好。另外,要私下里慢慢探访,不可打草惊蛇,要谨慎小心。”赵绮玉的声音恢复了镇定,有着一种少见的漠然。

    “这几个人让哥哥尽量结交,能结善缘的就结个善缘,以后说不得有用。再让府里安排两个懂医理的进来吧!”

    也是自己太大意了,忽视了这里不是法制社会,什么手段只要好用就够了,以为以姑母太后在宫里的经营,又有皇帝表哥护着,不会有**算计到自己身上,自己太主观,太异想天开了。

    那些未来的资源也是时候该用起来了,等到明年春闱后这些人身价倍增时,再凑上去也不好看。

    小宫女接过这份名单过去,揣到怀里收好。

    这一切来的快,又很快归于平静。

    京城东南方向,云雾山上的法华寺,这寺院建于前朝,距今时间并不很长,但是经营的气势已是不小。而今日更是有一场规模不小的法会,寺内寺外各有道场。

    寺外不过是些宝盖香烛,寺内却是经幡飘飘,香雾袅袅。众僧身着法衣,手持法器,说不出的庄严肃穆。

    法华寺外,香车满地,宝盖遮天。僧人们早早燃起香烛,披挂袈裟,打开寺门广迎贵客。今日举办的这场法会,有不少世宦之家都亲自前来参加。

    主持座下大弟子法续自然站在寺门外笑迎来客。他容貌清俊,笑容和煦,谈吐谦谦有理,深受那些高门贵妇和文人雅士的喜爱。

    此刻,主持法深坐于禅房之内,与先前到来的几位贵客相谈。这些人,才是怀恩寺最大的恩主,连这老和尚都不敢轻慢,与众人品茗说法。

    林羽之带着妻子来到法华寺,皆因这边风景秀丽,山脉挺拔,山寺外又有一片含苞待放的红梅林,不想却碰上这样的盛会,到是分外难得。

    法会开始时,林羽之二人也有幸有了一席之地,参加的资格。

    在这样迫人心神的宗教氛围下,林羽之拉着妻子在正殿内的客席内落座。抬眼便见最上手的是一位老者,与众僧打扮下同,虽看不出身份,但也应该是长老级别的。其下有一些带着帷帽的妇人,分席而坐。

    宾客落座之后,便有一位应该是住持的僧人,走到了正殿之中,端端正正跪在蒲团前,向大殿内的金身佛祖顶礼膜拜,随后他起身,走到法台之前,敲响了桌上金鼓。

    随着金鼓之声,寺院中的大钟响了起来,铙钹、木鱼、铜磬递次响起,梵音大作。端坐在正堂之上,只觉天地都在随乐声震颤,殿外光明大放,殿内香烛熏熏,佛祖拈花垂目,唇角带笑,说不出的慈悲朦胧。鼓乐环绕周身,无处不是佛唱,无处不是仙音。

    这震撼人心的效果,可不是寻常人能够抵抗的。坐在上首的两位老妇人立刻颤抖起来,手持布巾轻轻伸入帷帽之中,似在擦拭眼泪。又有双手合十者,闭目诵起了经文。

    林羽之都不由暗自赞叹,佛教仪式果真非同凡响,难怪会有如此多信众。只这肃穆的法会仪式,但令人肃然起敬。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