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1.警惕的舞者

    “卓越来我家了。(www.k6uk.com)”

    “她来干什么?”岳涟漪在那头立即问。

    微凉专心致志的打字:“她爸妈来道谢,谢谢我救了卓越,顺便想收我为干女儿。”

    岳涟漪发了好几个笑哭捂脸的表情:“卓越怕是要气死了!”

    “不知道,不过她脸色不太好就是了。”

    微凉跟岳涟漪聊天,卓越却突然说:“你是不是早就防着我了?”

    不然怎么会提前往包里揣个酒瓶?这也是她最近闲来无事忍不住回忆那天晚的事情想到的,她确实喝了酒,但以她的酒量绝对不会眼花到连包厢里有没有酒瓶都不知道,她很确定当时包厢里茶几只有烟灰缸和几瓶水。

    房间突然响起卓越的声音,微凉终于不再玩手机,好整以暇的说:“最开始倒不是防着你,我是担心路遇见什么喝醉酒的男人骚扰,到时候好吓唬他们一下,谁知道千防万防的同伴难防,最后是我身边的人对我下黑手,好在那个小酒瓶使唤着挺顺手,”

    微凉伸手比划了一下当时扎到卓越大腿时那飚出来的血迹:“一下子就见血了,我决定以后出去了就喝那家啤酒,叫什么来着,是不是花月?”

    卓越咬牙半天没说话,微凉的动作让她不可避免的再次想起当时酒瓶玻璃刃插到肉里面的那种感觉,她知道从头至尾刘光都在讽刺她,她如今技差一筹,确实无话可说,但是看着刘光那轻蔑的眼神,她心中的愤懑此时却仍然无处安放!

    “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们私下解决就好,为何要把我爸妈牵扯进来?先不说我跟你怎样,只说我爸妈,他们这些年对你怎么样,难道你心里不清楚?你明明抓了我的把柄,害我跳不成舞,明明是你害了我,却还让我爸妈对你感恩戴德!刘光,你还有没有良心?”

    微凉下一刻将手机拍到桌面:“良心?卓越,你竟然有脸跟我说良心二字?你暗地里在背后说我坏话,让舞团的同事们疏远我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你是否昧着良心?你想要跳舞却借着我的名跟老师们推荐自己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是否对得起良心?你在里装醉把我骗出包厢的,让那两个恶心东西欺侮我的时候,那时候你的良心呢?你提前让他们准备了摄像机想拍我的裸照时,你的良心呢?”

    “你若是直接对你做的事供认不讳我倒是高看你一眼,但是你如今却义正言辞的质问我!”

    “卓越,你怎么能如此厚颜无耻的在我面前提到良心二字?”

    随着微凉不断的反问,卓越紧紧咬住自己的嘴唇,她从来都没想过以刘光的两耳不闻窗外事,有一天竟然将自己做的事都知道了,她不期然想到最近据说和刘光联系很频繁的岳涟漪,心下更是暗恨……

    等到微凉说完最后一句的时候,卓越忍不住从轮椅站了起来:“我没有资格提到良心,你就有了吗?你把自己说的大义凌然,但有谁知道你就是个表里不一、两面三刀的贱人!”

    微凉简直要气笑了:“贱人骂谁呢?原来你也知道自己是个贱人!”

    卓越一步一步挪到微凉面前,指着她的鼻子说:“你不用讽刺我,我当初告诉你让你别跟我抢定南哥的时候,你因为此事当场跟我翻脸,我还内疚不已。”

    她的语气激动了许多,连声音都有些抖了:“但你呢!你说一套做一套,表面对定南哥不屑,装的跟贞洁烈女一般,但是私下里却勾引定南哥,让他对你感兴趣,让他的目光为你驻足!你敢说你没有?”

    微凉仍然坐在桌子前,她冷笑一声,不屑的看着卓越:“情人眼里出西施,你眼里完美无缺的胡定南在我跟前什么都不是,我何必勾引一个入不了我眼的人,更何况假如我喜欢一个男人自然会光明正大去追,你以为谁都会像你一样,别人身边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对人家身边的女孩子下手,心思狠毒还要把自己说的那么无辜,你恶心不恶心?”

    卓越一下子就哭了,叫微凉很无语。

    “我在包厢里面唱歌对定南哥表白的时候,你就坐在那里看我笑话是不是?笑我明知道定南哥不爱我还对他表白你很得意是不是?”

    “他又不是我喜欢的人我得意什么?你现在的样子真叫人倒尽胃口,做错了事却好像谁欺负了你一样,你当初的手段呢?当初的狠毒呢?”

    “还不是都是你,没有你的话定南哥从头至尾都会看着我一个人的!”

    卓越从来都不知道刘光竟然有这样伶牙俐齿的一面,甚至她说的话自己根本无法反驳,甚至她嚣张的样子都叫卓越觉得无比刺眼,她一边流眼泪一边装作气愤的样子,心中却只后悔自己当初太过大意,没有一次解决了刘光,如今站在这里受她奚落,尊严被她踩在脚底下!

    “没有我胡定南就会看着你?原来你是这么想的,所以才对我下狠手让我身败名裂,我原本还有些瞧不起你,现在更是瞧不起你了!我告诉你,就算没有了刘光,以后还会有张光、李光、赵光!你的心肠早就又黑又烂了,胡定南得瞎了眼才会看你!”

    微凉从卓越流眼泪开始心里面就觉得不太对劲,及至此时她站在自己跟前小声啜泣,更是觉得有些违和,她不动声色的拿话去刺激卓越!

    等她说完话,卓越竟然不看她只顾着自己哭泣的时候,微凉就觉得更加不对了,这实在是跟卓越的性格不附,假如她对自己破口大骂,或者心平气和的说话,微凉或许还不会觉得怎样,但是她竟然像个小女人一样抹眼泪,就算是这次的事卓越受到刺激,就算牵扯到胡定南让她方寸大乱,也不该是这么个反应!

    事出反常必有妖,尤其是卓越早有前科,让微凉更警惕了,不知道她暗地里憋着什么坏!

    正当她还在思考为什么的时候,门被人从外面拧开,林丽的声音随即传来:“小光,你卓叔叔他们要回家了!”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