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73章御天大人

    “神风斩”纳兰雨慈在雾气还未散尽时,神女剑也快速出手。(www.k6uk.com)那透明身影没想到她会突然几用神风斩。

    来不及逃避,生生被神女剑斩下一只手臂。顿时身影有透明了几分。她化作一阵青烟准备逃离,她低估了纳兰雨慈的领域,在她没准备放人的情况下,不管是一根头发丝,她都一清二楚的知道确切位置,更何况还是那么强大的灵魂力?

    纳兰雨慈神女剑快速朝那轻烟斩去。

    “哪里逃?你以为你今天进了我的领域,知道了我的秘密还能逃出去?”纳兰雨慈知道,不能让她逃离了,否则自己有领域的事情可能就会败露了。

    纳兰雨慈手一合,掌心顿时出现一只玲珑的药鼎。嘴里不停的念着咒语,只见那药鼎从她手里飞去,直接朝那轻烟飞去。

    “你以为就你还能灭得了我?太,哦,不,你怎么会有这宝物?啊”那轻烟话未说完,被药鼎一丝不剩的给吸了进去。

    那药鼎一阵轻颤,接着就是一声舒爽的叹息。

    纳兰雨慈甚至还能感觉到那药鼎一副美味好吃的感觉。

    而就在轻烟消失的那一刻,远在天边的一处,一美艳妇人却眉头深皱,嘴角流下一抹红色的鲜血。眼神狠厉的看着天边喃喃自语:“是谁?居然能灭了本君的一个分身?”

    不说别的,现在能灭她分身的人少之又少。可惜分身连一丝气息都不曾回来,她便无从得知,到底是谁干的。

    纳兰雨慈飞身而下,来到小炎身边,将她边上的禁锢消除,看着前面的阵眼道:“你怎么回事?我不相信,连你也不是老巫婆的对手?怎么还被困住的?他在里面吗?我进去找他。”

    纳兰雨慈看着小炎,嘴角直抽,话说她才多久没见啊?怎么感觉小炎变得更有魅力了呢?

    “你还说呢,都是你那北冥绝的主意,让我们不要反抗,直接被抓住困在那里一定不能动的,累死宝宝了。”小炎抱怨着,

    慵懒的伸了个腰继续道:“放心吧,那妖孽简直不是人,这点阵法奈何不了他,更何况还有益跟着,他们那么久没出来,一定是遇到什么别的问题了。我们再等等。”

    最近的相处让小炎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北冥绝根本不是人,而小炎要说佩服的人类除了纳兰雨慈那应该就是北冥绝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袭翩然华丽的白衣软袍,身姿挺拔,优雅的出现在纳兰雨慈目光中。

    他眉若远黛,眼若桃花,绝美的脸庞,唇角邪魅勾起。唯美地像从漫画中走出来又有一种掩饰不住的绝世锋芒。

    这个人举手投足间气势逼人,流露出浑然天成的王者霸气!

    四目相对,两人都露出了惊艳。

    “你出关了?”

    “你可出来了!”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又同时笑了!

    北冥绝几步迈到纳兰雨慈身边,伸出双手紧紧抱住她:“可有想我?”

    “嗯!”纳兰雨慈回抱住他,轻轻点点头。

    “!”小炎等人无语的看着面前秀恩爱的两人。只是刚想出声损两句时,前面已失去了两人的身影,甚至连契约联系都被屏蔽了。

    几只互望一眼,都彼此了然的摇摇头,迈步朝神族走去。

    三天后

    “准备好了吗?”北冥绝满足的声音特别低沉邪魅。

    “你说,真要如此吗?”纳兰雨慈的声音却显得有微微疲惫。

    “难道你不舍?如果你真下不了手,你就”

    “不要,我与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不懂,她为何要置我死地?”

    “这个”北冥绝没有说,其实就是因为她神女的身份碍着了某人。

    “其实你不说,我也大概知道一点,不过算了,该来的还是会来,走吧!”

    纳兰雨慈和北冥绝原本是想偷偷的去光之神殿,只是当两人走出门口时

    “不好了,神女”一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在门口刚好碰上了正准备出门的两人。

    “慌慌张张的,何事?”

    “神女,你快出去看看,天上有好多魔族正往我们这边而来。”

    “魔族?你确定?”北冥绝若有所思的问道。

    “出去看看!”纳兰雨慈率先走了出去。

    天边,一片黑丫丫的人,正如那弟子所说,往这边而来。

    纳兰雨慈与北冥绝相拥的站在地上,静静等待着

    “神族的人听着,我等只是奉命来带叛徒纳兰雨慈,无关之人让开,否则杀!”

    北冥绝将纳兰雨慈往怀里带了带,笑得狂妄:“奉命?敢问是何人命令?”

    “哦,光之子?没想到你也在此,既然如此,请将你怀里之人交与我,回去复命。”

    “不可能!”

    “请光之子不要为难我们,否则”

    “笑话,你以为我会怕了你们?”

    “既然如此,来了,将光之子一起拿下。”

    “等等!”纳兰雨慈探究的目光看着北冥绝:“什么光之子?他们难道不是我外婆的人?”

    北冥绝点点头:“他们是为天道办事的人,也算是你的族人,至于光之子嘛,还记得我在圣湖吗?当初我不小心将圣湖给吞噬了,所以”

    纳兰雨慈不解的看着北冥绝问:“吞噬?”

    “天道以为,那是因为你,所以圣湖才会被我吞噬!”

    “那又如何?”

    “圣湖消失,导致圣湖下面的千年怨魂四散,天道将这过错算在了你我的身上,正准备拿我们俩兴师问罪呢。”

    “那我们俩要不要跟他们回去?”

    “不可,这些都是你外婆的人,那个老巫婆根本就没有打算放过你们,我已经查过了,她才是那个千年怨魂,不知用了何法,瞒过了天道。”小炎不知何时,站到纳兰雨慈身边。

    “胡说八道什么?你身为第一道业火,该为天道分忧,而你却处处添乱,要不是你,我等早已将此叛徒带回,也不会导致圣湖出事,对你的惩罚难道还不够严重?”

    “什么惩罚?小炎,他说的什么意思?”纳兰雨慈从来不知道小炎何时被惩罚了。

    小炎沉默的咬着嘴唇。“哈哈,你所维护的主人,她根本不关心你,你何必在维护于她?”

    “闭嘴!”小炎怒喝道。

    “你越不让我说,我就越要说,它,世间第一道火,为了你,对,就是你,它甘愿受伤,次次用自己的命火来燃烧自己也要追在你身边,

    而你却毫无察觉,它每次救你,都要受一次天道的反噬,不然你以为,它为何如此虚弱?”

    “闭嘴,你再出声,信不信我烧了你!”

    那人被小炎的警告吓得闭了嘴,可纳兰雨慈却满脸是泪,哭倒在北冥绝怀里。

    北冥绝抱着她,安慰道:“别难过,那是小炎必走的路,它,本就是为你而生!”

    “光之子,你如果不想这里血流成河,我希望你们还是乖乖跟我回去。”那人不耐烦道。

    纳兰雨慈看了看边上的神族,又与北冥绝对视一眼,轻轻点了点头。

    一天后

    “什么?你说神女和圣尊都被什么光之神殿带走了?”雪煌夜站在神族大殿,不相信的询问道。

    “是的,昨天”神族大长老将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不好,此次他们恐怕凶多吉少,我已经知道,天道的圣湖出事,而是光之神殿有人故意而为之,为的就是”

    “你是说”两人打着哑谜,其中意思只有两人知道。

    “没错,这可难办了,他们此刻不知道怎么样了?”雪煌夜焦急的坐立不安。

    “那我们集合力量,去救他们吧?”大长老看着天空建议。

    “可光之神殿不是说去就能去的地方。”雪煌夜苦恼于那地方。

    “你有所不知,我们神族圣地有处阵法,正是去往光之神殿。”大长老想了又想,还是把这秘密说了出来。

    雪煌夜慎之又慎的几番思虑:“好,明天集合众人之力,我们去救他们!”

    纳兰雨慈和北冥绝一到光之神殿,就被镇压了,甚至连益都束手无策。

    “哈哈,没想到你们俩如此愚笨,我还以为要费鞋心思呢。”一个白发黑衣的妇人笑声无比有力,震的纳兰雨慈头一阵阵的疼。

    纳兰雨慈被这不知是何阵法压得抬头都难:“你为何?”

    不等那妇人出声,北冥绝咬牙道:“我们都被她骗了,她不是御天大人!”

    “哈哈,不错,我在光之神殿呆了如此久,都没人发现,你是如何知道的?”

    “哼,曾经有幸得到御天大人的教导,她说过,兰儿是她用生命护的人,她绝对不会这样看着兰儿受苦无动于衷。”

    “就凭这点?”那妇人不解。

    “哈哈,当然不是,这不,我一试探,你不是就不打自招了么!”

    “你!那又如何?就你们俩知道而已,外界的人谁知道?只要我杀了你们,哈哈,这个秘密就无人所知,而我,将会是永生永世的御天大人!”

    纳兰雨慈气愤的咬紧牙关,她气自己的大意,居然和北冥绝两人同时被困。

    “你别得意,假的终究是假的,总有一天,你会付出代价的。”北冥绝也恼怒自己中了圈套被困于此。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