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一五章 范家商号

    范永斗的哥哥范永奎,之所以认为大同镇的杀胡口有机可乘,不是因为杀胡口的边军管控不够严密,而是因为杀胡口的镇将换人了。(wWw.k6uK.cOm)

    崇祯元年年底的时候,原本铁面无私、黑脸无情的杀胡口守将黑云鹤,悄然换成了老范家曾经在辽左的锦州城里打过交道的祖大成。

    祖大成比祖大寿小几岁,是祖大寿的众多堂兄弟之一。

    当年祖大寿在锦州城里担任主将的时候,祖大成就是他的左右手,到了调任大同镇之后,自然也是随着带了过来。

    而杀胡口在大同镇的地位之重要,又是首屈一指,祖大寿当了大同镇的总兵官,杀胡口的守将自然要换成自己信任的人才能睡得着。

    之前,渠家祯担任大同镇总兵的时候,杀胡口也是控制在老渠家的手中,要不然老渠家又怎么可能堂而皇之地,与插汗部大搞走私贸易,然后知法犯法,让家族经营之商号违反朝廷禁令,走私盐铁禁物,谋取不义之财呢?

    当年渠家祯还在担任大同镇总兵官的时候,范永斗、王登库等等山西奸商,就曾经走过渠家的门路。

    只是杀胡口外不远就是归化城,与漠南土默特部、察哈尔部即插汉部,甚至漠北外喀尔喀诸部交易的商道,早就被渠家所垄断。

    所以老范家和其他山西商人在这里,捞不到多少利润,所以才只能以宣府的张家口为主,冒着更大的风险与建虏直接交易。

    现在张家口的商道断了,而老渠家也被满门抄斩,被连根拔起了,所以范永奎就想着再来杀胡口找找机会。

    结果,到了杀胡口之后一打听,好家伙,现在是来自宁远的老祖家掌权了,而且杀胡口的守将,还恰恰就是当年范永斗、范永奎行走辽东的时候曾经贿赂过的辽东边将祖大成。

    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范永奎赶紧派人将祖大成在杀胡口担任参将的情况,送回了张家口。

    紧接着,范永斗就借着过年期间回介休看望老父、团聚省亲的机会,去了趟大同右卫。

    至于大同镇的总兵官祖大寿,当然不是他范永斗想见就能见的,而且当年在辽东祖大寿是锦州主将,他老范家生意虽然做得很大,但也不过是一介行商而已,哪里有那么大的面子去结交祖大寿啊!

    但是,对范永斗来说,一个杀胡口参将祖大成,就已经足够了。

    就在崇祯二年的正月里,范永斗再次托人找门路,联系上了杀胡口参将祖大成,给祖大成送上了一份厚礼。

    而且一出手,就是杀胡口内大同右卫城中一处五进院落的宅子和五名貌美如花的“大同婆姨”,还有满院子伺候起居的丫鬟仆妇。

    说到大同婆姨的名头,那就不得不说一说与其齐名的“扬州瘦马”。

    “扬州瘦马”和“大同婆姨”,可以说是明朝中后期闻名天下的两类截然不同风格的名妓类型。

    扬州瘦马,顾名思义,突出的是一个瘦字,主打的风格,正是娇小柔弱。

    而且扬州瘦马们从小被教导的,也是吟诗作对、琴棋书画。

    而大同婆姨则截然相反,突出一个大字,高大丰腴,也就是说,她们最大的特点,就是丰乳肥臀。

    而且她们学的,可不是琴棋书画、舞文弄墨这一类,而是专门在床上伺候男人享尽床笫之欢的房中术。

    若说扬州瘦马是名妓中的清风、清流,那么大同婆姨就是名妓中的暴风雪、泥石流了。

    身为辽东镇悍将的祖大成,是个什么口味,自然不言而喻。

    要是范永斗单纯给银子,宁远将门世家出身的祖大成,还未必能够看在眼里,但是给豪宅给美女,尤其是名扬天下的大同婆姨,却是正中祖大成的软肋。

    祖大成在辽东的时候,娇妻美妾已有不少,可是跟着老祖家如今地位最高的祖大寿来到大同镇边关任职之后,远在宁远的娇妻美妾,自然没有办法带来。

    如今,刚当上杀胡口参将没多久,就有之前打过交道的豪商送上美女美宅,而且还是范永斗千挑万选出来的大同婆姨,祖大成当然马上就笑纳了。

    与此同时,当今朝廷也同意秦晋商家与漠南蒙古诸部,建立榷场通商互市。

    所以祖大成明知道范永斗兄弟“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但在大同婆姨的美色诱惑之下,也只是睁只眼闭只眼了,全当不知道了。

    就这样,到了崇祯元年二月,范永斗就在大同右卫和杀胡口内,购买了大量的商铺、宅院和仓库,将老范家在张家口的生意往杀胡口转移。

    老范家这么一搞,自然瞒不住张家口山西商会的另外七大家。

    于是,从崇祯二年的三月开始,原来张家口山西商会中的王登库、靳良玉、王大宇、梁嘉宾、田盛兰、翟堂、黄云发等其他七家,也纷纷跟进,开始将各家生意的重心,往杀胡口方向转移了。

    巧合的是,也正是这个三月里,范文程的亲弟弟范文寀,以及当年王化贞麾下的辽东降将孙得功,陪着黄台吉身边得用的心腹、野猪皮家的众多额驸之一扬古利,装扮成了漠北蒙古喀尔喀三部之一车臣汗的商队,来到了归化城。

    归化城西南五十里外的东胜卫旧地,虽然早就废弃多年了,但是自从崇祯元年九月大明与蒙古部落在此地重设榷场,开始定期通商互市以来,很快就又焕发出了生机。

    就是在三月里的一次榷场开市之时,扬古利、范文寀、孙得功等人在榷场之中,找到了范家商号的招牌,与带着商队入市交易的范永奎接上了头。

    扬古利、范文寀等人的到来,对于范永奎来说,就好比是正瞌睡的时候,突然有人给递过来一个枕头一样。

    原本就在辽东与扬古利这个女真贵人接过头的范永奎,见了扬古利等人之后,如同久旱之逢甘霖,那叫一个大喜过望啊!

    持续三日的榷场休市之后,范永奎当即让这几个人化装成了范家商号的伙计,带着他们顺风顺水地进了杀胡口,而且一路深入到了大同右卫所在的朔平城,面见了范永斗、王登库等人山西商会八大家的大佬们。

    得知来人是大金国的额驸,而且还是大金国当今大汗天聪汗的亲信扬古利之后,范永斗、王登库等山西商会的大佬们,立刻将之奉为上宾。

    不仅将当时陕西、山西连年大旱,无数饥民聚众造反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全都说了,而且还借此机会坐地起价,谈成了一笔堪称暴利的买卖,以高出榷场互市三十倍的价格,往科尔沁运送一笔盐巴、铁器、小米和茶叶。

    就这样,崇祯元年的三月底,以范家商号为主的一支商队,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静悄悄地离开杀胡口北上了。

    在范家商号的东主之一,也就是范永斗的亲哥哥范永奎的主持下,同时也在扬古利随身带来的几个心腹护卫的带领下,六十辆马拉大车,两百四十头骆驼,以及数百名家丁护卫组成的商队,往西绕过归化城,躲开了林丹汗的驻牧之地,然后一路北上。

    直到漠北蒙古的边缘,再然后转而往东,通过外喀尔喀车臣汗部辖地,最后历时两个多月,终于抵达了科尔沁右翼贝勒孔果尔的地盘之上。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