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753.第753章 夫妻不和

    听到此问,慕容欣有点无奈,看现在这个样子,陈思琪还是不愿意放过自己。(www.k6uk.com) 无奈地叹了口气,耐着性子说道:“瑾王妃娘娘,你误会了。那个慕容大小姐和臣妾一点关系也没有;至于长得一模一样,臣妾也觉得怪,至今想不通这到底是为什么;至于臣妾到底是什么人,臣妾相信在此之前,皇已经说过了……”

    “可我不相信。”陈思琪依然是坚持,向前走了一步,紧盯着她的眼睛,凌厉的目光充满了愤怒。

    接触到她的目光,慕容欣表示无奈。耸了耸肩:“臣妾到底是谁,皇已经说过了;如果瑾王妃不相信,可以问问皇。”慕容欣说着,努了努嘴,对她使了个眼色。对方好像是下意识地,转过头看向宇兰君的卧室。慕容欣见是如此,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才继续说道,“瑾王妃,皇今天晚醒过来了,到时候,你可以问问他。”说完最后一句话,慕容欣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径自往前走去。

    再次听到脚步声,陈思琪打了个哆嗦,猛地回过神来,见慕容欣已然走远,急忙喊了一声:“你是什么意思,你把话说清楚。”说罢,急匆匆地追了出去。走到她身边,急忙拉着她的衣服,还没来得及发问,听见“吱嘎”一声,皇极殿的大门被打开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看到此人,陈思琪一时间愣住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宇瑾可能是听到动静,本能地回过头,看到自己的妻子,吃惊不小:“你怎么会在这里?”见她紧紧地拉着慕容欣,面露愤然之色。这个人是自己的妻子,她在想什么,自己怎么会看不出来?急忙大喊一声,“你要干什么?”可能是太突然了,对方楞了一下。宇瑾不敢怠慢,急忙乘此机会,把慕容欣拉到自己面前,认真地打量了她一番,关切地问道,“她没有把你怎么样吧?”

    “没事,瑾王殿下不必担心。”慕容欣摇摇头,急忙回答地说道。虽然没有回头,却仍然感受到,陈思琪看向自己那愤怒的表情。不动声色的后退几步,和宇瑾拉开距离,对他使了个眼色。看得出,宇瑾是不情不愿,但还是放开了自己。只是慕容欣清楚,事情还没结束。果然,过了没多久,听见陈思琪的河东狮吼—

    “宇瑾,你在干什么?”当着自己的面,两个人在一起拉拉扯扯,对自己视而不见。陈思琪见此情景,愤怒之极。一个箭步冲到宇瑾面前,拉着他的衣服,还没来得及开口,却被他反手抓住了自己的胳膊—

    “这话应该我问你,你想干什么?”宇瑾好像是怒不可遏,恨恨地看着她,“这是什么地方,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父皇好不容易醒过来了,你在这里大吵大闹,像话吗?打扰了父皇的休息,你该当何罪,该当何罪?”宇瑾真的是生气了,说完了话,重重地推了她一把。

    陈思琪没有防备,本能地向后退去,退了好几步,才站稳了脚。抬头看向宇瑾,对方好像是故意的,扭头看都不看自己一眼。这是为什么,难道是……回头看向慕容欣,不错,是因为这个女人,自己的丈夫才对自己声色俱厉的。意识到这一点,陈思琪气不打一处来,面对着他的质问,也是毫不客气。指了指自己:“我要干什么,我要干什么,难道你还不知道?你是不是已经忘记了我是你的妻子?这么多天了,你回过家吗,你来看过我吗?你根本没有把我放在心。”陈思琪说着说着,嘤嘤地哭了起来,显然是悲从来。

    宇瑾本来心情不好,听到哭声,更是心烦意乱;但他知道,慕容欣在这里,不管怎么样,自己不能乱发脾气。想明白了这一点,看着自己的妻子,耐着性子说道:“我不是和你说过么,父皇情况危急,身边离不开人,而且公务繁忙,大哥、二哥都不在,我……”

    “公务繁忙,照顾皇?”陈思琪显然是不以为然,听他说出此话,禁不住一阵冷笑。“你到底是为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说罢,回头看向慕容欣,其意不言自明。谁知道话音刚落,“啪”的一声脆响,脸火辣辣的疼,本能地后退,幸亏有人扶住了自己。到底是谁,陈思琪已经管不了了。只是抬头看着宇瑾,恨恨地说道,“你敢打我?为了这个女人,你居然敢打我,而且是在皇极殿。”

    “我……”宇瑾不知道如何解释,他不得不承认,刚才打她一巴掌,确实是一时气急。可那也是她太过分了。想说点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苦恼地摇摇头,故意扭过头去,不去看她。

    “你你你……”见他一声不吭,很显然,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陈思琪万分激动。指着宇瑾,可能是因为激动,身体微微地颤抖,“你给我等着,我会让你后悔莫及。”说完以后,头也不回地冲出了皇极殿。

    “瑾王妃娘娘--”慕容欣见是如此,意识到情况不妙,本来想追出去,谁知在此时,却听见宇瑾不耐烦的声音—

    “不要去了,她是那样的人,你去了,她反而是变本加厉。”宇瑾说着,也顾不抬头看看慕容欣,可能是心烦意乱,禁不住在那里来回踱步。

    慕容欣听到此话,本能地停了下来。仔细地想了想,宇瑾说的不错。陈思琪现在心情不好,而且对自己误会颇深,如果自己去劝,岂不是火浇油?想明白了这一点,慕容欣长叹一口气,无奈地摇摇头。回头看着宇瑾,对方仍然是来回踱步,显得心烦意乱。想到刚才的事情,觉得应该说点什么,不管怎么样,提醒他一番。想到此处,慕容欣开了口:“瑾王殿下,你有没有想过,瑾王妃娘娘为什么会突然进入皇宫?”

    突然听到此问题,宇瑾本能的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慕容欣,眉头轻蹙。虽然没把话说出来,但是那样的表情显然是希望他继续说下去。

    明白了他的意思,慕容欣于是点点头,继续说道:“瑾王妃已经知道皇毒这件事了。”

    “什么?”听她说出此话,宇瑾大吃一惊,看向慕容欣,眼里尽是难以置信。见她点点头,看她的表情,好像是非常肯定,才不得不相信。这么大的事情,慕容欣不可能和自己开玩笑。仔细地想了想,陈思琪是怎么会知道的?这么长时间了,自己根本没有回家;何况,这么大的事情,算是自己回去了,也不可能告诉她。她是怎么知道的?在自己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却听见慕容欣又一次开了口—

    “是婉凝公主和她说的。”知道他在想什么,所以不等他询问,慕容欣直截了当地把话说出来了。

    宇瑾听了此话,先是愣了一下,回头看向慕容欣:“你的意思是说……”对方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点点头。看样子,好像是非常肯定。但这件事非同小可,关系到自己的妹妹,自己的妻子,宇瑾不敢大意,当即吩咐道,“来人啊。”

    房门被打开了,陈公公急匆匆地走了进来,跪在了地:“瑾王殿下有何吩咐?”

    “你去天牢看看,看看婉凝,问问清楚,她今天干了些什么,见了什么人,把事情调查清楚,速来汇报。”宇瑾似乎是等不及了,说出这样的话,语气急促,恨不得一口气把话说完。

    陈公公听到这话,有点不明所以,第一反应是,婉凝公主怎么了?本来想问问清楚,看看宇瑾,很显然对方是不耐烦了。见他如此,陈公公不敢耽误时间,急忙应了一声,然后急匆匆地离开了。

    见他已经离开,宇瑾焦急万分,明明知道陈公公很快回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很快可以知道了,可他还是不耐烦,在那里来回踱步,时不时的回头看看慕容欣,想要说点什么,犹豫了半天,却还是没有说出来。叹了口气,依然如故。

    虽然没有抬起头,但仍然感觉到宇瑾落在自己身的目光。慕容欣不知该如何面对,索性低下头去,对这个人视而不见,假装不知道。心里盘算着,知道了这件事,宇瑾肯定会非常激动,到了那个时候,自己该怎么说。正想着这些事情,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响了起来。陈公公速度不错,这么快回来了。

    慕容欣听见声音,宇瑾也听见了。看到了陈公公,宇瑾激动万分,一个箭步冲到他面前,不容他跪下,开门见山地问道:“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思琪有没有去过天牢,和她见过面?”说到此处,满怀希望地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

    陈公公一听此话,震了一下,抬头看向宇瑾,可以看得出来,他非常激动。看他的样子,已经知道了。陈公公没有办法,只能实话实说,点点头:“确实是有这么回事,只不过……”话还没有说完,听见“啪”有人拍了一下桌子。不由自主地,陈公公打了个哆嗦。没一会,听见宇瑾愤怒的声音—

    本来自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