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三三章 青春血最热,还是太年轻

    端午节前,孟约接到了一个十分不错的消息,太学博士陈恂与泼云道长在心理学构建方面已经有了很大进展。(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因孟约要准备婚礼,他们已经有几个月不曾与孟约见面,这次一见面,就给孟约带来了他们一大群人合作著的书——《心理》。

    孟约光看书名就被震惊到了,这群人是冷不丁就把心理学给构建起来了吗,这才多久,虽然是很多人一起建立的,但这么快,也还是让孟约很吃惊。但事实上,等她翻开《心理》看后,这种震惊就消退了。《心理》与其说是一本心理学学术教科书,倒不如说是一本病例分析,因为分析病例的这群人不一般,所以,这本书是真的能称得上心理学奠基石的。

    当所有人一起讨论同一个问题时,这个问题早晚会越辩越明,陈洵他们这群人一直没有找到一个恰当的定位。而现在,他们有了一个共同的学科——心理学,是哒,没错,他们已经根据《心理》这部合作著述,将这门学科命名为心理学了。

    “我们越是辩论探讨,越是深入析辩每一个病例,越发觉得,不止是病患身上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普通人的言行举止,也可以经由这门学科进行析辩。”然后,陈恂就给孟约举了个栗子,这颗栗子不是别人,正是孟约。

    孟约:别,我有点怕你们这些潜伏在文科生里的理科生。

    胆寒地听着陈恂一条一条分析出来,孟约越听越怕,这简直比算命先生这样的存在都恐怖。这群人,是真有一双拨开迷雾,窥见真实的眼:“陈博士,您以后可别随便逮着人就这样,把人骨头都一块一块拆了摆案上,会让人想……”

    见孟约作个抹脖子的手势,陈恂笑:“正因阿孟姑娘不是这样的人,我才会把骨头都一块块拆了摆案上。”

    孟约:这就是逮着我好欺负,就往死里欺负的意思呗。

    “不仅普通人,大奸大恶之辈,亦能从日常言行进行析辩,反之,若有案件寻不着犯人,亦可从种种条件中逆推。”

    犯罪心理学?

    这群土著好可怕哦。

    “这门学科,一时半会儿得不到承认吧?”

    “怎么会,不管南山书院还是太学,都能开设新学科,只要有学子愿意学,学科就能一直开办下去。”大明对学术,永远抱着宽容的态度,不管多异想天开的学科,官办或私立书院都不会拒绝。只要有学生肯听,听着有道理,书院在派出考评团进行考评后,会确定是否将私设学科,改为公设学科。

    这就是必修和选修的区别,公设学科是每个学子都必需学的,私设学科则是选修。当然,私设学科里也有得到官方认证的,半公设学科,这种学科属于多门学科中一选或多选的必修。比如多国语言,就算是半公设学科,再往下就是纯粹的私设学科,全凭兴趣,不考试不计分,学到什么程度看天赋看自觉。

    孟约虽然听得有点糊里糊涂,但换算到现代的大学,也就能明白了。

    “陈博士是打算在太学设立心理学科?”

    “先开了看罢,无人学再说,左右我也不是第一次开设私立学科。”陈恂现在还偶尔开堂课讲《心学》,不能算是正式的私立学科,只是偶尔兴致来了讲一讲。而现在是已经向太学递交了申请,开设私立学科,并邀了同道中人一起教这课。

    实话说,光那串华丽无比的授课先生名字,就够让人感兴趣的。

    “这次来,不仅是想让阿孟姑娘看看《心理》,也是想请阿孟姑娘一同授讲。”

    孟约彻底懵了,让她去讲课,讲什么,讲她怎么画春宫,讲怎么用艺术的眼光欣赏不穿衣服的美好**?

    “一门不知讲什么的学科,很难让人进课堂,所以,我们想打鼓人出山。”

    孟约略有点懂,大概类似荣誉教授,偶尔去亮个相,把自己当成大熊猫,叫人围观围观。如果可以促进《心理》这门学科的建立和普及,孟约不介绍亮出打鼓人的身份去被围观,正是那句“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不在自己还能去为之付出的时候付出青春与热血,等到上了年纪,孟约觉得,她大概就只会想着岁月静好,与师兄或一起游山玩水,或一起宅。

    “好。”

    “本以为要费些口舌,不想阿孟姑娘答应得这般痛快。”毕竟,孟约很不愿意顶着打鼓人的身份做什么事,平时被围观都总是不胜其扰,为此南京城里的百姓,已经在学隐身术了。他们不能阻止内心对打鼓人的好奇与热爱,只能好好学隐身术,在不干扰打鼓人的前提下,继续他们的围观。

    “这本就是我提起的,我别的也不成,打鼓人这身份能派上用场,自然是乐意的。”

    送走泼云道长与陈恂博士,孟约就默默在家里发愣,答应是答应得好好的,到时候说什么?让她教美术史,教画春宫,她张嘴就来,连稿都不用拟,让她说心理学启蒙课,跟要她命有什么区别。

    “我干嘛要答应!”孟约抱头痛呼,刚才真是热血上头啊热血上头,果然还是太年轻,青春血最热啊,也是没办法的事。

    “何事苦恼?”

    孟约听到王醴的声音,顿时抬头,跟发现新大陆一样盯着王醴——发现救星一枚。

    “师兄,你爱我不爱?”

    王醴:这时候难道我敢说不爱?

    “自然是爱的。”

    “你好勉强!不爱就不爱嘛,何必勉强自己呢。”

    王醴:小甜甜身份转变得真快,现在耍起性子来,根本没个预兆的,完全是想来就来,想耍就耍。充分说明,这是成了自己人,毕竟孟约同孟老爷斗嘴,也是说来就来,说斗就斗的。

    “行了,说吧,想让我干什么?”

    孟约:“郎君……你帮我写个讲义嘛,拜托啦。”

    王醴被孟约这一声“郎君”,嗲得起一身鸡皮疙瘩之余,又晕陶陶得不知南北东西:“倒不是不可以,年年准备拿什么当作报酬。”

    “你说爱我的。”

    “那就先停一刻钟。”

    孟约“呸”王醴一声,失笑道:“师兄,你可真讨厌,说,写不写?”

    “写写写,写什么,说来听听。”

    把《心理》递给王醴:“劳郎君先看一遍,然后写个心理学开堂第一课。”

    #王醴:自从成亲后,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孟老爷:知道女婿过得不好,我就开心了#js3v3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