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十章 持剑卫道 义不容辞

    方杉看到了这个女人,也看到了她身后不到十米,就是那些骂骂咧咧,挥舞着刀剑,喊着:“别跑,站住!”的蠢货。(www.k6uk.com)

    而自己与这个女人,只有三米远,自己离墙亦只有三米远。电光火石一般的念头只在方杉脑海里停留了微不足道的时间。

    清心决观照下的方杉立刻做出了反应,他返身一跃跳到了女人身边,一把将她整个儿抱起来。

    但这无疑是个错误的决定,在他抱住她以前,他认为自己可以带她一起跑。

    但是在抱住她以后,他发现,那堵三米的墙似乎高了两米。

    方杉心中焦急,他在墙前施展功法,发现自己在抱着人的情况下,不能用手,而且又重了许多,只能堪堪看到墙外的景物。

    他无奈的落回墙内,抬头看看鹤师叔是否就在自己的头顶。然而他失望了,鹤师叔不知是去觅食还是飞到哪座山头等他。总之,没有仙鹤的踪影。

    方杉有点气恼,他想扔下这个女人,自己独自离开。但是他又知道,若自己这样做了,她必死无疑,恐怕下场比死还要悲惨。

    追兵已经近在眼前了,他们狞笑着,放慢了步伐,仿佛知道这个男人已经是瓮中之鳖。他不是被那堵墙困住了,而是被情义,牵住了。

    方杉有些无奈的看了看这个女人,她肤色略黑,睫毛很长,眼睛很亮,其它并无多少特点,就如寻常女子一般。

    方杉把她放下,尴尬的说道:“抱歉,抱着你我上不去。”

    这女人神色间似乎多了一分认命,自己只是累赘而已。她摇摇头,眼神暗淡下去。

    她如今认命了,谁让她不认命呢?从她走出第一步的时候,事情就没有转机了,不是光明,就是黑暗。

    她本以为,接下来这个男人应该会独自跳墙离去,而等待自己的将会是地狱般的残酷。

    方杉转身,将她护在身后,或许敌人不可战胜。但只要自己身后尚有需要保护的人,自己便不能后退,这是方杉的道。

    他沉着的看着眼前的敌人,摆出一副战斗的姿态来。她看的愣了,这就是被人保护的感觉?

    看到方杉不跑了,三个卫士首先冲了过来。其中一个跑的特别快,似乎赶着投胎。

    他直接挥刀砍向方杉,隐隐有一些内息的波动。却没有任何章法,如同街头械斗。

    方杉一个侧身,将蛇意用的淋漓尽致,一刀手打在此人的手腕上,进而又快速出了一记蛇拳,准确的击中他的脖子。

    只听一声“咔嚓”,这人的颈椎已然断了。他一声惨叫都没发出来,就躺倒在地上。

    后面两人借着冲势,横劈竖砍的攻向方杉。前面一人的惨痛教训并没有让他们意识到眼前的敌人不简单。

    高手跟低手之间的差距是很大的,低手跟炮灰之间的差距同样如此。方杉只是轻巧弯腰躲避开刀刃,轻松的用两记猴拳击中他们的腹部。

    两人就跟醉虾一般,夸张的弓着腰倒下去,痛苦的在地上抱着肚子打滚。

    方杉的这几手,终于震住了后面跑来的几个卫士,他们拿着刀剑,只是虎视眈眈的在方杉身前踌躇不前。

    “真是废物,白养你们这些垃圾了。”那个之前出来迎接单经,瘦猴一般的人跳了出来,举剑就刺。

    方杉退无可退,又是故技重施,侧身想要击落瘦猴的剑。不料,方杉一掌下去,瘦猴持剑的手纹丝不动。一刀手过去,瘦猴身形一动,便闪了过去。

    方杉顿时知道,此人内力已经十分深厚了,至少与自己无异,乃至更高。更是一个练家子,反应力都超人一等。

    那瘦猴一击不中,反而被方杉逼退,十分恼怒,一连耍出三剑,剑剑都要拿方杉的命。

    他出剑又快又狠,与刚才那些肉桩子全然不同。方杉找不到空档可以进攻,但是又不能将身后的女人暴露在他的剑下。

    空手对持刃,就是这么憋屈,不好近身,拳法无法发挥作用。方杉被逼的急了,脑海中瞬间回忆起当初独也木曾施展出的扫堂腿。

    他照着独也木的样子,快速蹲下,不过这个动作方杉并不熟练,他只是用出了下踢腿,并没有起到踢倒瘦猴的作用。

    瘦猴仅仅身形一滞,他身子瘦下盘并不是太稳。但仅凭内息下行的作用,他的脚就像在地上扎了根。

    好在方杉这一脚,暂且让他止住了攻势。方杉趁机扑进瘦猴的身边,一式黑虎掏心,就像重锤一样击中瘦猴的心窝。

    饶是有内息护体,瘦猴也被这一下打的眼前一黑,蹭蹭退了两步。

    方杉得了便宜,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狠狠地一记肘击,仿佛一条鞭子,准确的抽在瘦猴的脸上。

    这瘦猴护体之气了得,纵是这样,犹是挺立不倒。方杉讲究一口气打到死,不死不停手。

    不过方杉想继续攻击,瘦猴身边的卫士看到他被打了,连忙上前威吓,刀剑胡乱的往方杉身上招呼。

    方杉不得不收手,后退几步,同敌人保持距离。

    “呸!”瘦猴吐了口带血的唾沫。方杉那一击抽脸的打法,让他觉得很受侮辱。

    他擦了擦嘴巴,眼睛狠狠地盯住方杉,犹如一条阴冷的毒蛇。

    方杉则捡起地上掉落的一把刀,拿在手上掂了掂,感觉还可以,比悯天剑要略重些。

    悯天剑是剑法,用起来,刀虽然不如剑好使,但是目前这种情况或许更适合用兵器。

    瘦猴看到方杉拿起刀,心里也有一丝紧张,这小子拿起兵器不知道战斗力会不会大增。

    他一个跨步,突击刺剑,想要以此试探。方杉一刀荡开瘦猴的剑,手势一变就向他脖子砍去。

    瘦猴吓了一跳,赶紧避开,心想,这小子刀法果然犀利。其实方杉会的就几手剑式,若是瘦猴胆子大些,全力进攻,方杉恐怕也撑不了多久。

    但是瘦猴有些怂了,方杉没拿兵器的时候,他自问没有生命危险,自然可以全力进攻。

    但是此刻,方杉突然有了刀,而且刀法似乎不弱,瘦猴就不敢随意上了,他对自己的小命还是很珍惜的。

    “小子!束手就擒吧,你逃不掉的。”既然不敢打,那就只好耍嘴炮了,瘦猴外强中干的喊道。

    方杉只是沉默,一言不发。他知道:开口神气散,意动火功寒。两人对阵,往往都会趁敌人说话的时候进攻,他不得不警惕。

    “哼,你就尽管顽抗到底吧!等寨主来了,有你好看。”瘦猴竟是无耻的让人去搬救兵了。

    他好整以暇的收起剑,让卫士们盯住方杉,派了一个卫士去请寨主过来。

    “你死定了!”瘦猴一副得意的样子,似乎吃定了方杉。

    方杉沉静的看着眼前的一群人,他的衣服突然被拉了拉,那个女人靠到方杉身边,小声的说道:“公子不必管奴婢了,快走吧,若是寨主来了,就来不及了。”

    方杉摇摇头,没有说话,他只是时不时的抬头,看看平日总是随眼可见的鹤师叔,如今却怎么都看不到。

    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了,说起来也奇怪,一个人还要等一只鹤来救。

    但是这可不是只普通的鹤,方杉听说,鹤师叔已经是小有成就的鹤仙了,至少有三百年的道行。

    由于常常在天剑宗的高手身边,他不仅有寻常妖怪的法术,更难得的是它修的是清心决,练的是悯天喙法。

    寻常的天剑宗弟子都并非他的对手。但是它又没有辈分,也算不得天剑宗的弟子,所以才被所有弟子都尊称鹤师叔。

    只要鹤师叔在场,方杉就绝对安然无虞。但是,如今就是见不着鹤师叔的身影。

    其实仙鹤就在方杉的身边,他不过是施了隐身法,没人能看到他罢了。这会,他正站在山寨的围墙上,观察着现场。

    重阳子只让他保证方杉不死,在受致命攻击的时候保护住他。除此之外,其他的事不用插手。

    仙鹤虽然有三百年道行,但是却很单纯,重阳子怎么说,他就怎么做。

    曾经他是一只受伤的年轻公鹤,承蒙天剑宗的涵阳子救护,从此在天剑宗扎下根来。

    从他的第一任主人开始,到如今,他一直遵守每位主人给他的命令,丝毫不怠。如今已将近五百年。

    方杉寻不到鹤师叔,只得自己想法子突围。

    方杉说道:“你们可算是天龙教徒?”

    瘦猴一听方杉说话了,很高兴,回答道:“怎么?难不成你想替天行道,除了我们这些祸害?”

    方杉摇摇头,说道:“我从武华郡远到而来,正是为了加入天龙教,只不过没想到,天龙教里竟争斗的如此厉害。”

    瘦猴一愣,他倒是真没想到方杉想加入天龙教,在他看来,方杉这样重情义的人,绝对是那些自称名门正派的二傻子。

    他说道:“你就骗鬼去吧!你分明就是单经的同党。”

    方杉说道:“我跟单老板只是路上相遇的,他听说我想入天龙教,准备将我引荐给狂龙护法,却不想,狂龙护法已死。”

    方杉接着说道:“你若是不信,自可以向那几个护卫询问,我此言不虚。”方杉这几句话声音不那边被抓起来的护卫们自然也听到了。

    瘦猴冲着他们喊道:“喂!他说的可有假?”

    几个护卫都摇摇头,他们对方杉的印象其实很不错。萍水相逢,能做到不背后捅刀子,还愿意救护落难的姑娘。这样的人,他们很佩服。

    哪怕他们为了活命,自己放弃了抵挡。但是他们至少也没有背叛主子。雇佣军的准则,若遇到必死的局面,他们没有义务替雇主去死。

    瘦猴突然展开了笑脸,对着方杉说道:“兄弟,你可不早说?早说何至于弄的刀剑相向?”

    这时,一个身形高大的猛男披着黑色的披风,霸气侧漏的走了过来。所有卫士都纷纷低头行礼。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久搞不定?”这个猛男就是这个山寨的寨主了。

    瘦猴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讲述了一遍。寨主饶有兴趣的看着方杉,说道:“小伙子,挺有前途的嘛。说说看,你为什么想入天龙教?”

    方杉不亢不卑的说道:“在下久闻天龙教盛名,在家乡毫无用武之地,天龙教以武为尊,我为何不入天龙教,搏一番事业?”

    “说的好!以你的身手,和你的志向,天龙教绝对是你最好的舞台。”这位猛男似乎觉得方杉说到了自己的心坎上,十分高兴,狠狠地夸了方杉。跟单经,如出一辙。

    “小伙子,入我教,何需找狂龙那个废物,我替你洗礼,今后你就在我手下好好干。如何?”寨主豪爽的对方杉说道。

    方杉装作沉思片刻,问道:“你是什么阶级?”

    “哈哈,沙丁,你告诉这小子。”寨主似乎很高兴,他手下一直没什么卫民,经常要他自己出手,这会总算捞到一个武艺不俗的小后生,他自然很得意。

    “小兄弟,这位是圣龙护法的弟弟,若论阶级,算是名誉护法,你可以称圣蛟护法,不过我们一般直接叫寨主。”那个瘦猴就是沙丁。

    “还不快谢恩!”沙丁朝着方杉瞪眼。

    “如此,在下谢过圣蛟护法。”方杉按中原礼仪作揖。

    “不打紧,不打紧,等洗礼完毕,我们再聊。”这个猛男寨主一脸喜气,他本身只有卫民偏上的实力,只是靠着新当上护法的哥哥,讨了个名誉护法的称号。

    他手下一共管理着一个卫民,就是这个沙丁。寨里其他的卫士,都是贱民的身份,大多是从前跟圣龙护法有交情的人,如今都派到外面享福来了。

    而方杉与沙丁不相上下,甚至还隐隐强于沙丁,一下子得了这么一个战力,这个没出息的圣蛟护法可高兴坏了。

    至于被方杉打趴下的三个卫士,都没死,只不过受了伤,如今都被抬了下去。

    “你身后那个贱人是怎么回事?”圣蛟看到了躲在方杉背后的女人,不悦的问道。

    沙丁抢先一步说道:“这贱人原本想跑,怎么处置?”

    “逃跑的,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给弟兄们快活快活就是了。”圣蛟随意的说道。

    “且慢,我想留她在身边。”方杉感受着身后,抓着自己衣服,微微颤动的女人,出声说道。

    “哦?小伙子你看上她了?那自然没问题,就送你了。”圣蛟大方的说道,好像这个女人只是属于他的一个物品。

    整个山寨又恢复了平静,唯一的尸体,正静静地躺在地上,他的鲜血流出了数米。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