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51章 见他一面

    因为江楚的到来,应海靖借口照顾林中灵,拉着妻子守在药田不出。(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侯静怡走后,乐清平全身心投入农场直营店的生意,以此来麻痹自己。

    万贞娴和娄天硕睡醒打算离开百草谷。看到山谷中央两个并排修炼的人,相互对视一眼后打算溜走。

    “再炼制一台离心机。装上自毁装置,一经拆卸直接自爆。”原本坐在乐思忆身边的江楚,拦住娄天硕的去路低声说道。

    万贞娴让他保重,先行离去。

    “万一”娄天硕大嗓门响起。

    江楚冷冰冰地看了他一眼:“别打扰思思修炼。”

    娄天硕硬生生把语音掉底几个调:“第一代离心机炼制不成熟,长时间使用需要修理,研究院正在改进。不能拆就报废了。”

    江楚轻声说道:“这台是和丹鼎门合作用的。”

    “哦,”娄天硕恍然大悟,“明白,我回去就炼制。”

    乐思忆面无表情。不冷不热地说道,“江楚,没必要把话故意说给我听的。如果我没当自己是天魔宗门人,已经把离心机的制作图纸给奶奶。”

    “我怕你事后知道生气。”江楚气短地说。

    乐思忆小声嘀咕:“我看到你人就生气,不想我生气现在就离开。”

    江楚装着没听到这话,东拉西扯说起别的事。

    “卫家直接把引灵丹的售价下降一半,没买到天灵水的修士跑去安山城。”

    乐思忆诧异:“卫景焕被人打坏脑子了吗?直接降一半,原来从卫家买引灵丹的修士心中定会不舒服。今后引灵丹也只能维持这个价格。”

    “是卫家族老的意思。卫景焕这次要借你的手把这些族老清除出卫家长老院。”江楚解释。

    乐思忆噗嗤一笑:“卫大少从一开始就没想和我打擂台。他到是聪明,趁机把卫家危险因素去除。难怪卫四爷把卫家家主之为拱手相让。”

    江楚听后犹豫地问道:“你对卫景焕印象不错?”

    “他这人除了把家族利益放第一位,其他地方都不错。”乐思忆同情地说,“身边都是不省心的人,他活得也很累。”

    那年他失态地紧紧抱着她,应该是因为卫夫人的事情。他看在眼里却束手无策,或者想反对,但没有话语权。

    乐思忆眼中的同情被江楚解读成其他意思:“当年你为何没答应和他结为道侣?”

    “那是为了转移别人的视线装出来。”乐思忆愤愤而言,“这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怎么还翻出来说。和你的侍妾不是一码子事。”

    对江楚的感情有点复杂。江楚有了侍妾,她觉得属于她的东西被别人占了一块,令占有欲极强的她非常不满。可让她和江楚结道侣,她心中也不情愿。

    她喜欢上江楚了?

    乐思忆拍拍脑袋,晋哲给她吃了什么药,让她脑子里一天到晚地乱想。

    “头又疼了?”江楚用指肚轻轻按摩她的太阳穴,“别生我气了好吗?我很感激水芯芷的生母置换灵根给我,让我有了今天的成就。她求我想照顾她女儿。给她名分是为保她的安全,她的生父为人极其不齿,水月观也是个藏污纳垢的地方。”

    见乐思忆没答话,他继续说,“我答应只在物质上照顾她。给我点时间,等把楚家处理好,我马上和她断了关系。把她打发出去嫁人好不好?”

    “那是你的家事,无我无关。”乐思忆言简易骇地表达她的态度。

    江楚一脸无奈:“你到底想要我如何?”这已经是他所能想出最万全的法子。

    “我不想要你如何。你的事情不要牵扯到我行不?”乐思忆说完后不再开口。

    江楚摸着寒冰剑的剑柄问她:“你想嫁晋哲还是卫景焕?”

    乐思忆不想继续侍妾的话题,她压根不允许这种生物的存在。而在修真界,侍妾是非常普遍的现象。江楚只给了水芯芷名分,算是业内的良心。

    可在地球长大的她观念和修真界的土著完全不一样。他们之间的思想代沟,压根不在同一界位。

    江楚身上的传音水玉响起,有事需要他回宗门处理。

    江楚冷冷得搁下话:“卫景焕会来找你,你不必见他,让他直接来找我。”

    乐思忆心里不满,她的事情还轮不到江楚做主!但表面则维持沉默的状态。

    江楚走后,乐思忆朝他的背影吐舌头。江楚一定不知道她刚才静坐的含义,一定误以为她同意了。

    乐思忆打定主意,卫景焕如果来找她,只为了气江楚,她也一定会见他一面的。

    天灵水闹得沸沸扬扬之际,辣椒酱无声无息地在农场直营店上架。

    天灵水对乐思忆而言,是给执事长老们甜头,也是吸引别人火力的诱饵。灵植以及灵植在加工品,才是她最看重的。

    上架半天,爷爷的传音消息还没来,乐思忆心焦地原地打转。她借用地球的销售手段,让客户当场试吃辣椒酱拌在江米等食材中的味道。会不会水土不服失灵了?

    传音符亮起,乐思忆看都不看是谁给她的,直接撕开通话。“爷爷,店里情况如何了?”

    “思忆,是我。”卫景焕醇厚有力的声音传来。

    乐思忆细看传音符,这是十年前卫景焕给她的那份。

    “看错传音符了?你还是这般迷迷糊糊的。”卫景焕低沉的笑声传来,“如果你问直营店里辣椒酱的销售情况,我只能回你,非常好。把农场直营店开遍四周海岛才是你这次的最终目的。”

    卫景焕非常肯定地说道。

    乐思忆以为瞒过所有人,没想到被卫景焕看出来。她闷闷地道:“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让卫家出手对付天灵水?”

    卫景焕笑道:“我不想他们继续拉低卫家长老院的平均智商水平。”

    这话是她十年前对他说过的。

    “呃,这样做引灵丹的利润变得微薄。”乐思忆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薄利多销,细水长流。引灵丹本因你而有,没有你,它的存在只能说明我的无能。思忆,你一直认为我在利用你,从没相信过我对你的感情吧。”卫景焕的话语透露出苍凉。

    乐思忆被他问住了。好似回答是与不是都不对。

    “找我有事吗?”乐思忆转移话题。

    卫景焕也没想要答案,他早就知道了答案。“能见你一面吗?”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