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八十九章 过眼的云烟

    杨易像一只老鼠一样顺着梁洞爬出九霄殿的墙壁之外,然后杨易屋檐下的横木向前面爬行。(www.k6uk.com)

    抽空看了一下自己身上,沾满全身的灰尘被汗水浸透,黏在衣服上变成一团团的湿泥,就像刚刚从墓地中爬出来的活死人一般,狼狈不堪。

    杨易刚想淬骂两句脏话,忽的感觉脚下的横木轻轻晃动起来,回头一看,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却是满目狰狞的潘崎紧跟着自己身后从那梁洞里钻了出来。

    “我靠!”杨易惊呼一声,也顾不着去想象潘崎有些臃肿的身子是如何从那么小的洞口里钻出来的,一咬牙拼了命的往前爬去。

    “小子!有种你别跑!!”

    “神经病!!有种你别追!”、

    “等老夫抓住你,定将你碎尸万段!!”

    很快杨易爬道了横木的尽头,低头看下去,自己距离地面竟是有七八丈高,若是硬跳下去估计也不用潘崎收拾自己,铁定摔的半死。

    “哈哈!老夫看你往哪里跑!”身后的潘崎见杨易走投无路,一边往这处爬来,一边狂笑道。

    环顾四周,杨易发下殿墙右侧是兜里的悬崖,悬崖边有一颗很高的大树,枝丫参差,叶荣繁茂,大树的中间分出一根树杈,正好连带着繁盛的枝叶向自己这一边伸展开来。

    “大概一米半…”杨易大概目测了一下那些枝丫和自己的距离,不远也不近,如果是平底很容易跳过去,可是自己现在爬在一根圆柱上,不但无法冲刺,甚至连起跳都难以做到。

    杨易迅速衡量着利弊,自己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被身后的潘崎抓住,要么往树上跳,落在潘崎手里肯定是死路一条,如今的潘崎就是一头发了情的公猪,他的眼睛里只有自己这头母猪,落在他的手里不死也难。

    而跳过去,只要能抓住树枝,杨易觉得自己有五成的活命几率。

    “管他娘的!死就死啦!”

    杨易大喊一声,然后睁大了双眼纵身一跃。

    “啊!!!”

    或许杨易自己都不知道如何迸发出如此巨大的弹跳力,他就像是一只受到惊吓的兔子一般,腾空而起,整个身子飞跃了大树与殿墙之间的间隙。

    就在杨易身体不由自主的往下坠落之时,一只手在最极限的距离上抓住了一根小腕粗细的树干。

    “哗啦啦~~~”大树被突如其来的巨力拉扯的摇晃不定,无数枝叶向下掉落,飘飘荡荡的随着山风消失在脚下漫漫云海之中。

    “哈!哈哈!!…”挂在树干上得意杨易大笑起来:“你爷爷的!老子是瘟神,阎王都得叫我一声老哥!”

    不过俗话常说,乐极乃生悲,或许是因为杨易大笑之时身子产生了一定幅度的抖动,头顶上的树干上下荡了两下,然后若有若无的传来一声“咔”的破裂之声。

    听到声音的杨易瞬间止住了笑容,满脸恐怖的抬头看向头顶的枝干,喃喃道:“不…会…吧…”

    “哐!!!”那根枝干无视了杨易几近祈求般的悲鸣,一声巨响之后从连接主干的位置断裂开来。

    杨易立刻感觉到了自己整个身子都进入了失重状态,然后以一种绝望的姿态往下坠落。

    “呼!!!”

    正准备闭上眼睛等死的杨易忽然感到自己的腰间一紧,好像有人抓住了自己的裤腰带。

    抬头看去,顿时又惊又惧:“潘崎??!!!”

    只见潘崎一手抓住殿墙上的圆柱,另一只手则用那根砸杨易屁股的拐杖不偏不倚的勾住杨易的裤腰带。

    杨易此时的姿势非常狼狈,要事和屁股朝上,脸和四肢无力的向下垂,好像屠宰场里正在过称的野猪一般。

    不过杨易此时可不敢向猪临时前那样声嘶力竭的咆哮和挣扎,因为他看的出来倒挂在自己头顶的潘崎一样不好受。

    “嘿…潘长老,你不会放手吧?”杨易努力的把脑袋偏向上方对潘崎笑道。

    “我会!”被巨力拉扯的满面通红的潘崎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

    看着潘崎手臂上青筋暴露,显然已经快到极限了,杨易尽量让自己的笑容显得真诚一些,笑道:“潘长老,其实就我本人而言,我还是非常尊敬你的,你是电,你是光,是我唯一的向往,真的。”

    潘崎没有回答,杨易看见他抓住圆柱的那只手一点一点的在滑落。

    “喂!潘长老你的手有些松啦!”

    “老夫…老夫知道,你…你闭嘴!”

    “好好,我不说,我不说,你可千万别放手啊!”

    两人就这般悬挂在圆柱之上足足坚持了一盏茶的功夫,也多亏了潘崎功力深厚臂力惊人,寻常人恐怕早已经坚持不住了。

    可是杨易此时却是无比的难受,腹部被腰带死死的勒住,痛是感觉不到了,几乎已经完全麻木,仿佛自己的下半身已经不是自己的。

    “潘…潘长老,不如你还是松开我吧…”杨易此时气虚虚弱的脸抬头的力气都没有。

    潘崎没有说话,杨易也看不到他的表情。

    杨易摸了摸嘴边止不住往外流的胃水,又道:“别误会啊,我可不是圣母心泛滥,我只是觉得若是在黄泉路上和你这糟老头子为伴,那可是真正的晦气…”

    杨易知道,二人这样下去只有两个结果,要么一个人死,要么两个人死。

    等待了一会儿,却不见潘崎回答,杨易鼓足最后的力气把头侧扬上去,想要看看头顶到底是什么情况。

    或许是因为杨易侧头的时候扭动了一下身子,那些许力道终于冲破了潘崎的极限…

    只听潘崎大喊一声:“抱住拐杖!”

    随即抓住圆柱的手终于坚持不住松开来,顿时两人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向山崖下落去。

    脸朝下的杨易腹部总算可以送了一口气,或许是认为自己死定了,他发现这山崖间的风景竟然如此的美妙。

    黄昏日落,云海漫漫,杨易耳边风声咋呼,他越过飘飘而落的树叶,越过徒然惊起的鸟雀,越过皑皑如雪的山云,眼前仿佛放着幻灯片一般不断成为过眼云烟,也只有遥远的落日一直在那里静静的看着自己,就那么看着自己…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