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50章 毛大官人

    十几根绳子绷的死死的,咯吱咯吱的声音中,几米高巨大的石块在上百个倭人呐喊中被立了起来。(www.k6uk.com)

    “皇天后土在上!今我郑芝龙在此盟誓!所欠东江毛大当家之恩义,定当如数奉还!如有违背,海神当我弃入漩涡深渊!兄弟背我于离心离德!天诛地灭,不得好死!”

    金灿灿的碑文用隶书端端正正的写就着,某年某月某日,东江毛公大义,义释福海江湖豪杰若干,郑氏铭感五内,他日定当报答云云!当然,具体还多少银子还是私下里合约写定的,真要记录在碑文上,那就太市侩了,不仅郑芝龙丢不起那个脸,就连毛珏自己也丢不起这个脸面。

    一番夹杂着江湖气息的誓言发完,就和古代诸侯王盟誓那样,郑芝龙将盟誓书与玉璧一起投入火中,旋即将火盆灰烬倒进坑内,按照这个时代的说法,这就通达皇天后土了,如果要违背誓言,会遭到神灵惩罚。

    然而这还没完,郑芝龙四万多人马,却不全是他郑家的,郑家更像是个海盗联盟,郑芝龙是盟主,十八芝手下也是各有人马,就像刘香,许心素这些前十八芝还曾经与郑芝龙作对而被灭掉,底下大海盗大海商还有着若干,共同拼凑出来的郑家大军。

    其实不光是郑芝龙,封建时代没一朝没一代也是如此,一群带头大哥带着一大帮小弟打天下造反,一但逆袭成功,当了皇帝的带头大哥又是想尽方法削藩,削的就是这些小弟手里的势力,兵权。

    郑芝龙宣誓完了,那些下一级势力,各大首领也是一起拔出刀子,割破了自己的手指滴在地里,旋即跪在地上喃喃有声,作为主持会盟的盟主看到这一步,毛珏才是真正的放心下来。

    什么神灵惩罚!真正左右世间的还是人心!就算郑芝龙还有他有着那么个官身,可依旧是按照江湖草莽规矩办事的,草莽中同样也讲究个一诺千金。

    今个毛珏没计较他们之前的冒犯,还大方的先放人,后让他们拿赎金,这就叫仁至义尽了!可万一回了福建,郑芝龙翻脸不认账了,等于丢了所有人的信义!日后福建绿林道就没脸混这口江湖饭吃了,而且信义都没了,这样的大哥谁还会跟随。

    就算郑芝龙心里不忿,将来还要卷土从来,今个他欠毛珏的帐,还是得还了!不然大家一哄而散,将来也没有他郑家立足的地方了。

    这也算是个双保险,这个时代古人的契约精神毛珏还是很佩服的,就拿晋商来说,清末时候天下大乱,做票号的晋商纷纷破产,可他们坚持契约精神到了什么程度,别说一辈子不赖账,父死子还,子亡孙还,有的还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也要把欠债还清,可比后世物欲横流,人心不古,遍地都是老赖的世道强多了。

    毛珏也说话算数,等郑芝龙盟誓完,也没要他任何抵押,就是人放了,船你开走,甚至他还带领着麾下亲自到港口送行,别说,这份胸怀不仅仅福建绿林道上的好汉,就算郑芝龙都是敬佩了,重新登上了大宝船,身后站着尼达尼克神官女护卫队郑芝龙是遥遥的抱拳道别道。

    “郑某拜别毛大官人,他日大官人有空,亲临福建,郑某定大拜四方宴席奉酒赔罪!”

    “郑大当家的客气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祝大当家的一路好行,顺风顺水!就此别过!”

    “就此别过!”

    仗打到这个地步,双方朋友那样挥手告别,简直如同骑士小说中描写的那样,哪怕是遵循古礼的大明,这一幕都不多见,这一次毛珏简直是名利双收,除了郑芝豹,郑彩,施大暄三个挨了倭国“剃毛机”的倒霉蛋之外,剩余不管大海盗还是小海商,张望向毛珏的眼神都是敬佩,就像一步步在倭国布置威那样,他毛珏人还到不了福建南海,名声却已经扬了出去,将来东江行船在南海,今日扬的名带来的好处将无可限量!

    不过嘴都笑歪了,毛珏暂时还是个过路财神,到现在还两手空空,军费还得他自己掏银子先垫上,对着大海送别笑了半天,嘴巴都笑酸了的毛珏可算是那手把下巴给合了上,嘎嘣一下来了个变脸,旋即扇子往阿德蕾娜小脑瓜一拍。

    “别笑了!收工收工!去讨下一笔债去!”

    “哼!”

    洋秘书翻起了大白眼,被要求跟着强笑的孔有德,文孟等十几个东江将领也是把下巴咯噔一下合了上,拍拍屁股四散收工,该去喝酒喝酒,该干嘛干嘛。

    …………

    虽然郑芝龙欠毛珏的五百万两战争赔款还要等他回了福建,满满发快递邮过来,可是眼前还是有一笔好处的,而且是银子都买不来的好处。

    人!

    更精准点说,有着丰富航海技术,积年跑南海的海盗们!三天前毛珏和郑芝龙的谈判,他是故意用言语坑了郑芝龙一下,这老家伙也果然上当了,人有亲疏,两万一千六百多被俘的郑军海盗,他只赎了九千郑家核心部下还有势力关系比较近的其余大海商麾下,剩下足足一万两千多外围势力,小海商,自己单蹦搭伙的海盗船主全都被抛弃了。

    南船北马可不止是说说的,的确,毛珏的舰队如今是颇见端倪,可最远他也是近海航行去了趟江南,倭国李氏朝鲜都是在眼皮子底下的,算不得太远。要知道近海和远洋,简直就是两个概念!这也是麦哲伦,哥伦布这些航海家先驱者为何这般令人敬佩。

    所实话,郑家海盗的远洋能力其实也没强多少,横穿太平洋,航行到欧洲,这些他们都做不到,可好歹整个东南亚他们都走过,最远的甚至去过红海,海战操纵战船上,郑家海盗比东江水手表现的也是更加老练,唯一输得,就是东江是一支军队,而郑军则是海盗联盟,打不起来配合,这支被郑芝龙渣子一样丢弃的部队,对毛珏来说可是实实在在的金子。

    不过要把这金子揣兜里,还需要做作一番。

    …………

    此时,笼罩在壹岐岛港口这些海盗的脑袋上空,是世界末日的气息。

    这头跟着自己一块儿蹲监狱的难兄难弟们扛着行李回家了,那头自己却还得在冰冷冷的仓库内蹲着,尤其是郑芝龙立誓的碑文,港口放着鞭炮声噼里啪啦都是声声入耳,看着别人拍屁股走人,自己留在这儿坐冷板凳,那种被抛弃的滋味可想而知。

    更令他们不安的是,下午开始,战俘营附近的东江军一下子多了几倍。

    大家都是江湖道上讨生活的,绑票不少人干过,既然不肯付赎金,肉票什么下场大家心知肚明,多半是被撕票了!

    死有时候不可怕,最可怕的是等死前的煎熬,愈发阴沉沉,黑乎乎的天气,密密麻麻的倭国武士枪阵与东江刺刀群,每一分每一秒对于这些被抛弃的海盗来说都是难以忍受的煎熬,有些不甘心死的开始偷偷摸摸串联在一起,也有精神虚弱点的崩溃了,坐在地上放声大哭,人生百态,展露无遗。

    虽然很恶俗,可不得不说,有一种人从古至今都是无往不利的,绵绵不绝,能给人带来极大的好处,那就是,托儿!

    “大人,饶命啊!小的上有老下有小,还有一大家子要赡养,求求您,别杀我!”

    仿佛暴风雨那样的压抑的前夜,靠着战俘营门口铁栏杆,一个长了赖赖头的家伙忽然猛地扑了出来,跪在地上抱着门口巡逻的东江军大腿大哭着。

    可这戏演的太假了,光打雷不下雨不说,眼圈都没红一红,看的旁边等着粉墨登场的毛珏无奈的吧嗒一下把手抚在了头上。

    谁知道,这个舟山岛的海盗还算敬业了,那个庞大海拍着胸脯保证唱大戏一流的东江看守也真跟唱大戏的似得一般,咿咿呀呀摇晃了三下脑袋瓜子,把个头乱发甩的跟《越光宝盒》里头郭德纲似得,拉着长腔还唱起来了。

    “呔!何人说得要杀你,哇呀呀呀,一派胡言!”

    花哨是花哨,可别说,两人一唱一和,附近的郑军俘虏就跟见了腐肉的苍蝇那样,一个个被愕然的吸引了过来,这人是越聚越厚,都是惊奇的看着这一出。

    看着这货跳大神,就连那个被安排托的舟山海盗都有点傻眼,愣了半天,这才想起台词儿来,赶忙又是一声干嚎,指着外面那些密密麻麻围着的东江军又是哭咧咧的嚷嚷道。

    “不是杀我们,那外面聚集这么多军爷做什么,不是要撕票吗?”

    真上戏,在那些看的直傻眼的郑军海盗眼巴巴张望中,东江“特级演员”又是手作捋胡子状,真怀疑他家老家河北的,一口京东大鼓旋律唱了出来。

    “喔,你说的,这些军兵,哇呀呀呀呀呀呀!”

    一帮子海盗差点没气死,谁不关心这么多东江兵拿刀拿枪过来干嘛?可这货为了调胃口哇丫丫就是个没完,脖子还跟着一伸一缩的,偏偏不得不承认,东江的训练真好,这货肺活量十足,脸捏憋的通红哇呀呀了一分多钟,还没呀呀完。

    就连宋献策都看不下去了,这货不得不提前出场,从藏着的缸里钻出来,脸皮厚如他都是一副勉强笑容,笑着连连摆着手快步走向了门口。

    “别慌别慌,这……,这是我家将爷怕大伙紧张,派来给大家活跃活跃气氛的!”

    “哎,宋大人,小的台词还没说完,呜……呜呜……”

    一个捂嘴两个挎着胳膊,三个亲兵架着“京东大鼓”可算是被架了出去。回望一眼,宋献策也忍不住暗暗擦了下汗,这才又是热情洋溢的高举起了双手来向下压着。

    “大家稍安勿躁!”

    “我家将爷已经决定,释放你们所有人,而且,每人发十两银子路费,安置的这些军兵,也是为了维持秩序,不要疯抢!”

    扯淡!命都要没了,谁还敢疯抢?要想让人感激到极点,就得先让他绝望到极点,这些兵丁,纯粹是毛珏拿出来吓唬人的,不过这效果却是定好,靠着附近的一两千海盗简直惊呆了,一个个呆若木鸡的站在那儿,后面的则是没听清,焦急的向前打听着。

    死里逃生大概就是这感觉。

    不过,哪儿都不缺搅屎棍!这些人群中,立马有人高叫起来。

    “大家不要上当!哪儿有这好事儿!这姓毛的分明是想骗咱们放心警惕,然后一个一个推出去坑杀了,戏文里都是这么讲的!”

    “大家不要上当!”

    别说,这些家伙破坏力还真大,幸好毛珏早有准备,之前就拉着“有思想觉悟”的俘虏出去“忆苦思甜”,光托儿就有上百,任由几个老鼠屎在里头搅和,外头那些托儿是尽职尽责的踊跃向前,感激涕林的猛地跪在地上,抱着宋献策的大腿。

    “生我者父母,再造我者毛大人啊!”

    “小的感谢毛大人宽洪大量!”

    差不点没被举起来,宋献策在那儿连连摆手着,一张大脸笑的跟蜜似得,无奈的高喊到。

    “都是将爷宅心仁厚,大家排好队,领银子!”

    “毛龙头万岁!”

    欢呼一声,浩浩荡荡的俘虏大军就冲了出去,原地就剩下那几个搅屎棍,怀疑主义者巴着眼睛看着,然后挨了栅栏外一大堆东江军大白眼。

    相杀你们,几轮齐射就够了,还用得着这般大动干戈?

    …………

    《水浒传》里头小旋风柴进柴大官人为何如此的人缘广布,全靠四个字,仗义疏财!收留通缉犯,供他们吃的供他们喝的,救苦救难跟活菩萨似得。这毛珏也大官人了一回,这没杀他们不说,还有银子路费可拿,排队领取完了,有的海盗尚且不相信的咬一咬。

    这时候托儿更起效了,这头拿着银子,那头已经有人愤慨的高声叫喊起来。

    “我等千里迢迢跟着龙头,呸!郑芝龙那个忘八东西,没人伦的癞汉子,来这倭国打仗,非但没个银钱饷水,这个混蛋还弃咱们如敝履,跟扔垃圾那样把咱们丢在这儿自生自灭,老子干什么还要回福建看他个混蛋脸色,给他卖命!”

    “就是,弟兄们,毛龙头才是真正的英主,讲义气的带头大哥!咱们冒犯他,他非但不计前嫌,释放了咱们,还给咱们发放路费此等恩德!如何能不报?我郑八头这条命,就卖给毛将爷了!”

    这些话一半是台词,一般也是发自内心,谁都不愿意被抛弃!被这愤慨的呼喊所感染,真的有数以千计的郑家海盗跪了一片,磕着头求宋献策收留。

    除了那些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单身汉穷汉子,还有些就是小船主小货主之类,在福建还有产业,就算不能卖身投靠,也是在一边感激的直作揖,有的人甚至喊着要把产业搬到北方来,投靠到毛龙头麾下!

    这些叫嚷,听的后头藏着的毛珏简直是心花怒放啊!

    如果说毛珏放走的郑芝龙等人代表福建海面上的上层建筑,这些人就是海上讨生活的食物链底层,别看他们卑微,低贱的犹如泥巴那样,所代表的范围却是最广的,那些常年行海的老水手不说,这些小船主,货主,换成个后世概念,那就是基层经销商。

    像郑芝龙,施大暄那样的商业寡头,东江还真不缺,缺的就是像这些小船主,能在各个城各个县打开路子的一级经销商,江南的工商业发达,也是靠这样人撑起来的。

    不过嘴差不点没乐的合不拢,场面还得做足了,高举着双手,毛珏是终于闪亮登场,虚头巴脑的连连向下压着手。

    “大家都是明人!咱们在关外与建奴厮杀的粗汉子,最能明白明人的苦,大家不用畏惧我,我毛珏一言九鼎,说放你们走就放你们走!”

    “入我东江得守我东江的规矩!大家可想好了,想走绝不刁难!”

    一会毛珏一定要给这几个托儿把钱多结点,真办事儿啊!他还在那儿虚头巴脑的劝说,那头托儿们已经带头了,猛地跪在地上,铺天盖地的磕着头。

    “谢毛大官人收留!”

    “大官人以后就是小的主子了,小的给您磕头了!”

    实在忍不住乐出了声,这足足上万的南海海盗,就入了他毛珏彀中了!

    (本章完)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