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82章 金矿矿长

    在地下通道最后阶段,方浩免不了要走一些弯路,多浪费些人工,不过最终还是完工了。(Www.K6uk.Com)

    这几天来,方浩忙着挖地下通道,很少在楼兰城露面,甚至在基地露面的时间都不多,而这时候,野外的尸群越来越多,给人一种暴风雨即将到来的危机感。

    基地里那些童子军们赶上了好时候,这些尸群成了他们练习十字弩的活靶子,他们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把尸群引到基地让机枪炮塔帮他们打。

    这些自动炮塔的火力每一次开火,都让这些新兵们无比惊奇,它们的火力太强大了,不管来多少丧尸,炮塔都能轻易将它们全部消灭,根本靠近不了城墙。

    “我敢说,咱这基地是我见过最坚固的城池。”

    “那是,你总共才见过几个城池!”

    “反正咱们这基地没人能够攻破!”

    “你听说没有?这些炮塔和城墙,全都是咱们浩哥一人建造起来,厉害不厉害?”

    “当然厉害了,这么大一座城池,还有城内这么多房子,真不知道浩哥是怎么修建出来的,难道浩哥是神仙?”

    “嘘!小声点儿,上面说了,有些话不准乱说!”

    方浩在这些新兵蛋子们眼里,不但实力强大,而且非常神秘。

    此时的方浩有些焦躁,他有点左右为难。

    本来方浩打算帮楼兰城度过这次危机后再返回原世界的,可是他左等左等,尸群一直没有对楼兰城展开攻击。

    算算时间,他也该回去了,再拖下去,家里都已经天亮了,无奈,他只能先回去一趟。

    由于怕丧尸在晚上突然对基地发动攻击,这一次方浩没有带子童一起回去,他自己一个人返回到了自己家里。

    穆婉婷起床比较早,她起床后,一直在方浩门前晃悠,想抓个现行。

    当方浩打开房门后,穆婉婷却发现他房间里只有方浩一个人,子童昨晚好像并没有跟方浩住在一起。

    “子童呢?她去哪儿了?”说着,穆婉婷还探头朝方浩房间看了一眼。

    方浩故作惊讶地道:“怎么,子童昨晚不是睡在客厅吗”

    “没有啊,我还以为她跟你……”

    方浩把脸一板:“瞎说什么呢!话可不能乱说!”

    穆婉婷伸了伸小舌头,下楼买早点去了。

    吃过早饭,方浩把穆婉婷和妹妹送走之后,正打算上街采购些物资,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小浩,你正在公司上班么?”

    方浩听出来了,是他二舅,听话音,好像这时候已经来费城了,如果他猜得没错,他可能这时候正在他老房子那里。

    “二舅,我没上班,你在哪儿?我过去接你。”

    “不用接了,我就在你家门口呢。”

    “你等着,二舅,我马上过去。”

    方浩打了个出租,赶到了老房子处。

    一下车,方浩就看到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正靠在他老房子的大门上,无聊地四处张望着。

    “二舅,你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好去接你啊。”

    方浩的二舅名叫黄瑞武,住在乡下,离费城一百多里,坐车也就一两个小时就能到费城。

    其实方浩家的亲戚也不少,七大姑八大姨的一大帮子,但这几年,只有他二舅跟他走动得比较勤,别的亲戚,已经很少来往了。

    “接啥接,又不是不认识道。”

    黄瑞武见方浩迟迟不开大门,有点奇怪:“小浩,你还要急着出门?你要有事,就先忙你的去吧。”

    方浩笑道:“不是的二舅,我前几天搬家了,咱们现在坐车去新家吧。”

    “搬家了?那这套房子卖了?”

    “没有,走吧,咱们回家慢慢说。”

    “新家远不远?要是住得远,咱们吃罢喜宴再去你新家也不迟。”

    “没多远,一会儿就到……二舅,你刚才说喜宴?是谁的喜宴?”方浩疑惑地问道。

    黄瑞武很意外:“你大姨家的新伟表哥今天结婚办喜,你没接到通知?”

    方浩笑道:“可能是忘了吧。”

    自从他父母不在后,最开始他家那些亲戚还跟他家来往,后来渐渐便不怎么联系了。

    可是,连家里有人结婚都不通知他,这做的就未免有点过份了。

    黄瑞武有些生气:“这种事怎么能忘,真是的!”

    “没事儿没事儿,二舅你这一说我不就知道了么。”

    两人聊着话,出租车已经来到了方浩所住的燕山花园小区里。

    “你住这里呀?这房租一定很贵吧?”黄瑞武瞅着这小区的规模和布局,一看就知道不便宜。

    方浩只嘿嘿笑着,也没多解释。

    两个人上了楼,进了屋,坐在客厅说了会儿话。

    “小浩,不是你二舅我说你,你赚点钱不容易,要省着点儿花,你以后还要结婚办事,还要供小景上学,得多攒点钱哪,你看这房子,一个月房租两千块都不够吧?”

    方浩笑呵呵道:“还行吧,二舅,你在家都干些啥?”

    “我呀,就弄那二亩地,闲了就去镇上打零工,一个月也有几千块,你表弟上大学的钱是够用的……”

    黄瑞武以前也是个心思挺活泛的人,也做过生意,可是运气不太好,接连赔钱,前几年方浩的舅母有病去世后,黄瑞武便有点得过且过了,除了供方浩的表弟黄洋上大学外,他已经没什么别的想法了。

    两人正聊着,方浩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看,是林冰冰打来的。

    “二舅,你先坐着,我接个电话。”

    林冰冰在电话里说,非洲的金矿已经有了眉目,如果方浩不在意金矿产量的话,很快就能拿下来。

    “好,谢谢你了林小姐,您多费心了……”

    挂断电话后,方浩望着二舅,心里忽然有一个想法。

    “二舅,你想不想换个工作,出去赚钱?你看,我表弟上完大学,马上就要找工作,找完工作,又要找女朋友,再然后就是结婚,买房,生孩子,这可都得花钱哪。”

    黄瑞武最听不得别人提这个,一听这个就犯愁。

    眼下他赚那几个钱,也就够儿子上学的,正如方浩所说的,大学毕业找工作不得花钱?后面这一连串的事,哪一样花的钱都不是小数目。

    当然,他也可以甩手不管,让儿子自己折腾去,可那样的话,儿子可就遭罪了。

    “唉,你二舅我也想赚钱哪,可你看我这样的,能干个啥?文凭没文凭,技术没技术,又一大把年纪,谁会用我哟!”

    方浩笑道:“别人不用,我用啊!”

    黄瑞武瞅着方浩,有点不信,他知道方浩的情况,在工厂上班,一个月没几个钱,下班还要兼职打工,连自己都顾不住,还能用别人?

    见他不相信,方浩又道:“过阵子,我有个好工作,不过工作的地方有点远,要出国,你愿意做吗?”

    “出国?”黄瑞武吃了一惊,他这辈子还没出过国呢。

    方浩点点头:“对,我在非洲有个矿,你去那里当矿长,什么也不用做,就坐在办公室里喝茶就行,一个月我给你三万,来回机票什么的,全部算我的,你看怎么样?”

    “另外,我志强表弟上大学的所有费用,也全都算我的……”

    黄瑞武望着方浩,像是在听天书一般,他都想伸出手摸摸方浩的脑瓜,看他是不是发烧,脑子被烧坏了。

    “小浩,你是受什么刺激了?怎么净说些胡话?”

    “没有,我很正常,二舅,我是跟你说正事儿!”

    “啥正事儿?我听着就没一句正经的,你这是逗你二舅开心哪!”

    见怎么说他都不信,方浩也没辙。

    气氛正尴尬时,穆婉婷开门进来了。

    黄瑞武一看这么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以为是方浩的女朋友,心里正替方浩高兴,方浩却给介绍,说这位姓穆的姑娘是他新请来的司机。

    “司机?”黄瑞武觉得方浩问题更大了,说话越来越乱套了。

    刚才他们过来的时候,坐的还是出租车呢!

    黄瑞武不想再坐下去了,等吃完喜宴,他得拉上方浩,去医院瞧瞧,这脑子上的毛病可拖不得。

    见黄瑞武要走,方浩道:“二舅,时间还早,我办点小事,办完事儿咱们直接去饭店吧。”

    方浩从自己房间里,拎出了两个沉甸甸的大包,他把小的让穆婉婷提上,他自己则提了一个大的。

    穆婉婷看着这包不大,可等她去提的时候,差点没提起来。

    “浩哥,这里面是什么?这么重,足有一百斤吧?”

    方浩把自己手里的大包递了过去:“你嫌重,要不你提这个?”

    穆婉婷用手去接,却陡然一股大力传来,要不是方浩没完全撒手,这包就掉到地板上了。

    “这什么东西呀?你拿两包铁疙瘩干嘛?”

    三人下了楼,来到了宾利车跟前。

    黄瑞武瞅了瞅这辆车,又瞅了方浩:“小浩,这是你的车?”

    方浩点了点头:“是,刚买的,这还是临时牌照呢。”

    黄瑞武拍了拍明晃晃的车身:“这最少也得十几二十万吧?”

    穆婉婷听了吃吃直笑,却不说话。

    “差不多吧。”方浩笑道。

    方浩把两个大包放进了后备箱,让穆婉婷开车,他和黄瑞武则坐到了后座上。

    “小浩,你哪来的钱买车?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嘛,赚钱不容易,要省着点花……”

    “好好,二舅,我听你的……”

    穆婉婷开车,方浩指路,直接开到了丁超家的典当行门外。

    丁超的老爸丁俊杰事先已经接到了方浩的电话,早在门口等着呢。

    方浩和穆婉婷把车上的两个包提到了典当行里,黄瑞武不知道方浩做什么,也跟着进来了。

    “这是二百公斤黄金,丁叔,你验货吧。”

    丁俊杰上一次从方浩这里拿到黄金后,一转手就大赚了一笔,这一次,他的现金早就准备好了,为了尽量多吃点货,他还临时向别人借了一千多万。

    当他们把一摞又一摞的金砖从包里拿出来后,方浩的二舅惊呆了。

    “小浩,这些是真金,还是工艺品啊?”

    丁俊杰刚才已经听了方浩介绍,知道这位是方浩的二舅,听了这话,笑呵呵地道:“黄老哥,这当然是真金喽!你还不知道吗?方浩在非洲开了个金矿,发大财喽!”

    黄瑞武一下子就呆住了,半晌没半点动静。

    非洲,金矿,弄了半天,方浩刚才说的,全都是真的啊!

    要这么说的话,让他当矿长的事儿,难道也是真的?

    黄瑞武一下子不淡定了,矿长?并且还是金矿的矿长!

    天哪,他这辈子都没当过官儿,这眼看半截身子都埋进土里了,居然还能过过官瘾!

    一个月三万哪!三万块啊!一个月差不多顶他一年赚的了,而且之前方浩还说,儿子上大学,他全管了……

    黄瑞武脑袋晕乎乎的,像是喝了半斤老白干似的,连脸都变得一片酡红。

    “总共四千三百万,咱们现在就去办理转账,我说方浩,你给我这价格,你叔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方浩却道:“这话应该我说才对吧,要不是丁超死咬住这价格,我还想再给您便宜点呢。”

    “四千多万!”边上的黄瑞武正晕着呢,听到这个数字,头更晕了。

    就这么两包黄金,竟卖了四千多万,这金矿可真是太赚了!

    典当行旁边就是银行,办完转账手续后,方浩向丁俊杰告辞,然后三人上了车。

    “二舅,喜宴是在凤仙楼吗?咱们现在就过去吧。”

    黄瑞武这时候想的却不是这个,他忙问道:“小浩,你今天跟我说的那件事儿,就是非洲工作的事儿……”

    方浩笑道:“二舅,你想通了?要去吗?”

    “去!我去!”

    “过几天吧,过几天我联系你,趁这时候,你先把家里的事儿该处理的处理一下,也跟志强表弟说一声。你放心,现在出国很方便,你啥时候想回来,坐飞机很快的。”

    “我知道,我知道……”

    黄瑞武兴奋不已,他万万没想到,自己都这年岁了,还能再焕发第二春,出国,当矿长,嘿,想想都让人浑身热血沸腾。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