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19 仇杀

    第二天食堂里,陈姨出事的事情传遍了整个精神病院。(www.k6uk.com)

    陈姨的情况有些严重,据说经过一夜依旧昏迷不醒,似乎额头上的伤导致了脑震荡,可能变成植物人也说不定。陈姨如果永远不苏醒,昨晚上的事情怕是永远没人知道真相了。

    另一边,孟医生私自对古茉莉进行了审问,古茉莉坚决说不管自己的事情,至于她离开房间的事情用失忆敷衍过去了。

    精神病这种特殊的病症,别人也不能够说什么。精神病杀人还不用坐牢,扔块砖头又能怎么样呢?

    陈姨昏迷了两天才苏醒过来,柳平带着乐生苏醒的下午一起去看望陈姨。

    在此之前其他人已经问过了,没有什么线索,陈姨自己都没看清楚凶手的脸。

    陈姨脸色微微发白,看到二人打招呼说“乐生,副院长,麻烦你们来看我了。”

    柳平把一个水果篮放在床头柜上,拉开一个凳子给乐生说“乐生很关心古茉莉的事情,他有话单独跟你谈谈。”

    等柳平走后,陈姨疑惑地说“茉莉她出了什么事情吗?”

    乐生坐下说“现在精神病院的人大多数都怀疑是古茉莉打伤了你。”

    陈姨诧异地说“不可能,茉莉在房子里,怎么会打伤我呢?”

    乐生询问“听说你也没有看见凶手长得什么样子,那你能说说遇害前后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估计之前已经有人问过了类似的问题,陈姨毫不迟疑地说“我当晚上的事情有些模糊了,忘记了为什么那么晚还在外面走,可能是心理原因,精神病院一直流传着闹鬼的说法,我就总感觉背后发凉,心里害怕。然后什么也不知道了,住院昏迷这几天昏沉沉的,总感觉像是在做梦。”

    再详细的事情陈姨也不知道了,她就记得这一些。

    乐生失望地走出了病房,柳平询问“怎么样?”

    乐生摇了摇头说“陈姨好像失去了部分记忆。”当时他亲眼看见陈姨在跑,陈姨却没有说这一段内容。

    柳平早有预料,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孟医生他们都问过了,都没有问出来凶手,你问不出来才正常。既然出来了我请你到饭店吃饭。”

    走出了医院,秋日的光照射在脸上,乐生的脑海里闪现过一个画面,曾经他看见一分钟前古茉莉对陈姨发脾气,后一分钟陈姨没事人一样出来了。

    乐生脚步一顿,又联想起莫成宿的事情,问出了一个奇怪的问题“柳平,失忆症是不是会传染?”

    柳平一愣,笑了笑说“乐生你哪里的这么奇怪的想法?失忆又不是病毒和细菌可以携带传染的。当然不可能传染的,不过先天性的脑部缺陷,造成记忆差,健忘症,可能遗传。”

    乐生摇了摇头,说“算了,我也只是突发奇想,我们吃饭去吧。”

    乐生在食堂排队对师傅说“给我五个鸡腿。”

    师傅诧异地说“乐医生,你打了这么多菜,要这么多鸡腿,吃得完吗?”

    乐生一皱眉说“不行吗?我回头问问柳院长。”

    师傅一笑,小声说“乐医生帮我给柳院长传一句话,我想请三天假,回去看看。”

    乐生点头说“八个鸡腿,你请客。”

    师傅数了八个鸡腿放入他的餐盘里面,弄得盘子沉甸甸的,乐生一只手拿着有些倾斜。他力气比普通投入大,不然其他人要用双手了。

    乐生拿出提前准备好的袋子,刚刚把鸡腿放进了塑料袋子里,有人大叫“死人了!有人出事了!”

    食堂里一片喧闹,有人询问“谁死了?怎么会出这么大的事情?”

    有人比较理智地说“报警了吗?在哪里发现的?”

    片刻后所有的人,连后厨的人都跑去看情况。

    死人这么大的事情乐生自然也是要插一脚的,但是人太多,他只能站在一边,在人群中模糊的看到了一个人躺倒在地上。

    闹腾了一阵,院长和柳院长赶到支开了大部分的人,只剩下了五六个人受在现场。

    不久,警察赶来了,询问“谁是第一个目击者?”

    一个女声说“我!”

    然后,警察带着院长和第一目击者到一边去问话了,留下一个老警察警察尸体,做好现场保护措施。

    人少了,乐生才看清楚死者男性,腹部中刀,身下淌了一大片黑红色的血液。

    事后,乐生回到宿舍的中途,遇见一群家伙聊天才知道了死者的具体情况。

    一个护士说“我仔细看过了,那个凶手杀了人之后挖出了尸体的肺,丧心病狂啊。”

    另一个护士说“丢失了器官,该不会是倒卖器官的人偷偷潜入精神病院了吧?这未免太可怕了。”

    先前的护士说“应该不是,没听说过还有人偷肺卖钱的。”

    一个男人说“罗医生身前个性就不招人喜欢,据说曾经赌博惹上道上的人。不知为何最近和妻子离婚了,连孩子都不管了。他突然死了,被挖去肺。估计就是仇人找上门了。”

    护士说“如果是仇杀那我们就不用担心了,那样的话,凶手也不会随便杀人了。”

    乐生经过他们,随口询问“你们说罗医生被人挖去了废,他身上还有别的不同的的痕迹吗?”

    护士一愣,说“乐医生啊,你问的样子好认真,像是一个侦探。不过我,没注意啊,好吓人的。”

    乐生随便说了一声就走了,或许真的只是仇杀,并没有什么离奇之处。想要知道更详细的内容,等警察走了以后,可以问问柳平。

    第二天柳平主动找上了乐生,到他办公室谈话。

    陈姨已经出院了,不过医院给了她一个星期的长假休息,暂时不会出现在精神病院里。

    柳平聊了几句关于古茉莉的话,话题就转到了罗医生身上。

    柳平说“罗医生的确是为人处事上有很多的欠缺,在精神病院里很多人都投诉过他。不过警察并没有查出谁有嫌疑杀了他,还挖去肺,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没必要闹得那么严重。”

    乐生随口说“可能是私底下无人知晓的什么事情。”

    柳平点头说“有可能,另一种可能是有一个变态杀手隐藏在我们精神病院。或者说他即使一个精神病人。”

    乐生一皱眉说“警察应该也调查了精神病院的监控吧。”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