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20章 邀

    最后最后,女鬼化作一缕黑烟,从金乌的身体下飘然而出,金乌张嘴,那缕飘逸的黑烟自己钻进了金乌的中里,就像它捕捉阴灵一样,成功之后,阴灵就视它为主,听从它的吩咐。(www.k6uk.com)

    人鬼战,女鬼与灵宠的争斗结束。

    卧室里,漂浮在卧室上空的那道燃烧的道符飘然落下,落到地上,很快燃尽,化为灰烬,卧室里再度陷入黑暗,只是再没有鬼影出没。

    ……

    人不知,鬼亦不觉。

    安平和彭牙子领着三条狗离开了红衣女子的公寓,回到了白夜宠物店。

    白话起身,走向店门,时间到了,他该关门打烊了,今天的生意结束了,刚走到店门口,一条金毛钻进了宠物店。

    “哟,回来了!”白话扭头看着金乌溜进店铺的身影,金乌没有回头,没有说话,直接走到了椅子边,椅子脚下的纸盒旁,把嘴伸进了纸盒里,顺利咬出一枚李子,然后大口咀嚼起来。

    “白老板,等等!”接着安平彭牙子带着两条狗进了白夜宠物店。

    “卡……”白话边关门边问,“怎么样?”

    “道士下山,手到擒来。”安平不忘自吹,说好的,走出那间卧室,卧室里发生的事情都留在卧室,自己依然是道士,下山捉鬼的道士。

    “卡嚓卡嚓。”金乌咀嚼着李子,把头抬得很高,望着安平,听他如何吹。

    白话抿嘴笑,望了一眼金乌,金乌漫不经心咀嚼着李子,而两只耳朵却竖得很直,显然在听他们说话。

    白话嬉笑说:“两个道士,应付一只鬼,当然没问题了!”

    “不是,白老板,其实金乌帮了很大的忙。”彭牙子显然老实很多,实话实说,反正丢脸不丢给其他人,只是白话而已。

    安平也不是说谎的人,只是两回,两回啊,第一回被鬼在肚皮上踹出个鬼足印,今晚又被鬼累个半死,这真不好意思再混,所以说说笑话。

    白话点头,他或许明白安平的心思,人嘛,要脸。

    安平和彭牙子在客厅里向白话描述了晚上卧室捉鬼的情景,而白话自顾自喝水,根本不关注捉鬼情景,这与他经营宠物店无关。

    白话的冷漠,让安平的激情随之消减,然后各自散去。

    ……

    今天接到两个电话,一个是张天义的催促,他的大订单进展如何。

    另一个是胡蝶,说是要谢谢他帮的忙,让她回归到正常人的生活,不再失眠,而且已经找到了新工作,要庆祝,邀请白话吃晚饭。

    “张老板,莫急,这东西可不是制造,得有时间铺开。”白话真不是有意应付张天义的,这个大客户,白话还是很上心的,所以打算准备一个月才动身。

    “……”面对白话的态度,张天义不习惯也得习惯,谁叫有家做的是垄断生意,否则张天义早掉头走人,换别家了。

    “白老板,那麻烦您快些!”张天义无奈,心里不爽,但表面话还得说得得体。

    张天义自从决定搞个大生意,做灵宠剧团之后,典当行已经没多少心思放在上面了,交给了一个小妹负责,家大业大,都得吃饭,很紧张。

    “白话,谢谢你的帮忙,晚上有空吗?”胡蝶的性格不似徐妍,请客吃饭还得先问被邀请的人有没有时间,而且白话现在剩下的只有时间了。

    白话在胡蝶面前就不用应付了,告诉她说:“好!”

    “我要吃五香猪蹄!”金乌在旁提醒白话。

    “……”白话对吃货金乌已经很无奈了,然后与胡蝶说,“那来子午路吧,如家酒楼。”

    白话是这样想的,尽管胡蝶邀请自己吃晚饭,但单还是自己来买好,万一胡蝶强买,那也应该少花些好,经济实惠,那就如家酒楼好。

    胡蝶已经把今晚空出来对付这顿晚饭了,所以有时间,至于什么地方,只要不出白城都没问题,于是答应了。

    “晚上再见!”胡蝶结束了与白话的通话。

    ……

    走出网球馆,天色还很早,夏季的夜来得都很晚,此刻五点半,太阳还很高。

    穿着运动衣,白话的身体看得出来,比几个月前要结实了许多,精气神也旺盛了不少,整个人都精神些。

    金乌走在白话的影子时,这是它习惯的陪伴方式,免去了夏日阳光的真射。

    打车回宠物店,他得洗个澡,换上衣服,陪胡蝶吃晚饭。

    五点半也是胡蝶的下班时间,胡蝶走出公司之后,站在公交站台犹豫了好久,最终还是选择直接打车到子午路。

    胡蝶犹豫的是,今晚穿什么衣服,上班胡蝶穿的是很正式的职业装,或许晚饭得穿得好看些。

    犹豫之后,胡蝶自嘲,其实白话是自己小时候到现在的朋友,自己什么样,已经不须要通过衣着来修饰,白话心里有数着。

    胡蝶是个缺乏自信的人,所以补补妆还是必要的,坐在出租车后座,胡蝶拿着小镜子补妆中,司机大哥是位中年大叔,频频瞟着车内后视镜,欣赏着后座的漂亮女孩。

    女孩约莫二十四五,长得很漂亮,外加淡妆的修饰,不可方物。

    胡蝶的余光瞥见了后视镜男子的脸,自然而然又把目光转身车窗外,街道造价匆匆,路上车水马龙。

    看,不是错,想,不是罪,做,才是恶。

    出租车停在如家酒楼的门口,胡蝶付了车钱下车,没有进如家酒楼,更没有傻等,而是绕到如家后面,然后走在一面是店铺后门,一面是荒草的小径上,直接到达白夜宠物店的后门。

    众多的店铺后面,唯独白夜宠物店后门更奇特,出入的次数最多,所以门前干净,亦更宽敞,荒草来不及生长就被踏死。

    那大片的荒草总给人一种恐惧,胡蝶望了一眼,昏黄的阳光下,风吹拂而来,泛起一层层的绿浪。

    胡蝶拿出手机。

    “汪汪……”金乌在卫生间门口吠叫。

    白话听到金乌在说:“白话,手机在响。”

    “看看是谁?”白话在卫生间里说,水声依旧,只是暂停放水,小了许多。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