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3章 暗算

    “看看,你们看看,那妞要出手了!”对面又是一阵淫笑,那几个大汉这会已是满脸红光,兴奋异常。(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一群臭流氓。”柳菲雨咬牙切齿道,握剑的手因为极度愤怒而微微有些发颤。

    柳菲雨一脸寒霜,杏目圆睁,但是这并没有影响她绝美的容颜,反而有种神圣不可侵犯之美,让人有种想要保护的强烈冲动。

    岳烟也拔出了长剑,虽然他和柳菲雨不是同一个门派的,并且他们所在的黑火教和离阳宗摩擦不断,但是,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他必须和柳菲雨站在一起,这样胜算才会大一些,另外,他觉得柳菲雨虽然偶尔有些刁蛮,但人还是不错的。

    “不好意思,没想到连累到你了。”柳菲雨跳下了马,有些歉意。

    她身姿曼妙,举止优雅,便如一位九天仙女从天而降,活脱脱的一个美人胚子,岳烟竟一时看得有些呆了。

    “要是她知道我是黑火教的,不知会怎样?”岳烟心里想着,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他承认他确实对柳菲雨有些好感,他不想因为宗门之争影响到两人处境,他原本只想陪柳菲雨去横州赎回玉佩,满足她的心愿而已。

    只是谁也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岳烟笑了笑:“没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只希望我这次不给你拖后腿。”

    柳菲雨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她那小巧精致的脸上如鲜花般明艳动人。

    岳烟心里突然想起了陈雪儿,但是,眼前这个少女似乎要比陈雪儿更加美得动人心魄。

    他也跳下了马,和柳菲雨站在了一起。

    对面五个大汉已经冲了上来,岳烟和柳菲雨也冲了上去。

    突然,对面一个大汉一挥手,一把白色的粉末朝他们两人撒过来,他们两人刚要闪躲,但已经迟了。

    一股淡淡的花香立刻弥漫开来,随即岳烟和柳菲雨渐渐有些头晕。

    几个大汉“哈哈”大笑起来。

    “不好,中了迷药了。”两人心里一惊,均想逃跑。

    但是几个大汉立即就将他们两人围在中间,两人起初占了上风,但是几个大汉死命拖住,只一会儿,两人就觉得头晕腿软,估计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到最后,他们两人手脚酸软无力,眼皮也越来越重,几个大汉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放肆。

    岳烟和柳菲雨又挣扎了一会,终于,他们再也坚持不住了,大汉们手中的大刀架在了两人的脖子上。

    柳菲雨面色苍白,嘴唇不住颤抖,显得十分不甘,岳烟也是心有不甘,但到了这一步,他也没什么办法,只是闭上了眼睛,不忍去看柳菲雨。

    五个大汉押解二人来到一座隐蔽的山头,到了这里,没想到竟然有十几座很气派的房屋,虽然因为年久失修,房屋有些破败,但看模样,这些房屋当时肯定也是十分气派的,也不知这里以前是什么地方。

    他们叫嚷着将两二人推进一间柴房,又将两人绑了,然后便将房门从外面锁住了。

    不多久,岳烟和柳菲雨便迷迷糊糊地站着睡着了。

    睡梦里,岳烟梦到了一柄血迹斑斑的剑,这柄剑似乎长了翅膀,满天飞呀飞,大家都在追赶,但是谁也追不上,岳烟突然发现,自己也跟其他人一样,在追赶这柄剑,突然,不知怎的,这柄剑竟直直向他刺来,他大叫着躲闪,却躲闪不及,这柄剑竟一下子刺入他的身体,他又不由得叫出声来,同时也醒了过来。

    “你怕了吗?”岳烟刚醒来就看到柳菲雨怔怔地看着他,也不知道刚才是他自己醒来的,还是柳菲雨叫醒的。

    岳烟脸上一阵尴尬,知道梦里的叫喊声被柳菲雨听去了,让她误以为是自己怕了。

    “没有害怕,只是做了个噩梦。”岳烟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说道。

    这是一间柴房,木柴堆满了大半个屋子,看起来十分杂乱,屋子正中间是两根木柱子,岳烟和柳菲雨就是被绑在了这两根柱子上。

    “哎,还是太大意了,中了迷药,要不然还可以拼一阵子。”岳烟有些不甘,他们两人不是输在功夫上,而是输在了江湖经验上。

    他又看了看柳菲雨,脸上突然变得柔和了许多,“跟你走了这么远,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柳菲雨脸上突然红了一下,似乎有些害羞,顿时,岳烟感觉心跳加速,此刻的柳菲雨美艳不可方物,不过,柳菲雨很快就平静下来,说道:“我姓柳,叫柳菲雨,你呢?”

    岳烟看着她,说道:“我叫岳烟,我有件事一直想问你,希望你不要生气。”

    柳菲雨眨了眨眼睛,幽幽道:“你说吧,都到这步了,我还生什么气啊。”

    岳烟安慰道:“你也不要太担心了,咱们肯定没事的,不过那块玉佩对你真的很重要吗?”

    柳菲雨叹了口气,似乎陷入了回忆,只听她缓缓道:“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妈妈就去世了,这块玉佩就是我娘唯一留给我的东西,她告诉我,这件玉佩是家族的传家宝,千万不能弄丢了。”

    “这么说你的童年也很不幸?”岳烟不由得想到自己的童年,叹了口气,说道。

    “不错,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更没享受过一丝父爱,现在想想,也不知当时是怎么过来的,不过我有一个好师傅。”柳菲雨淡淡说道。

    “好师傅?”

    “嗯嗯,妈妈去世后,我成了到处流浪的乞丐,后来离阳宗的一位长老路过,看我可怜,就将我带回离阳宗,他待我像自己亲女儿一样,我们关系很好,他在宗门内地位极高,所以,我倒也过的很自在。”

    “那你还算好的,我比你还要惨呢。”岳烟苦笑。

    “比我还惨?”柳菲雨似乎有些不信,眼睛睁得大大的。

    于是,岳烟又陈述了一遍他的身世,其实,他实在不想说出自己的身世,因为他觉得说自己的身世好像有些讨别人可怜的意味。

    岳烟突然觉得柳菲雨对自已眼神亲近了好多,这也难怪,在这样的地方,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同是天涯沦落人的两个人,竟然渐渐地将对方当成了可以信赖的人。

    (本章完)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