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十六章 各人表态

    轩辕破拉住秦灵暗的手,道:“仙子哥哥,我知道你父亲在哪。(看啦又看小說)”一边拉着秦灵暗走,他一边道:“起初各大长老下了什么决定,秦峰死活不同意,就被囚禁了。你父亲则态度暧昧,加之有人从旁帮衬着才没有落得和秦峰一样的下场。不过,现在情况也不容乐观。”

    秦灵暗闻言,眸色有些深沉。以前他还不能理解有人动了自己的东西是什么感觉,毕竟没有谁会、也没有谁敢这么做。现在有人动了,动的还并不只是他的东西,而是他的亲人!

    初次品尝,秦灵暗觉得这滋味简直糟糕透了,他不想再体会一次,也不想白白体会一次这种事!所以,他一定要那群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秦灵暗的手攥紧了,轩辕破察觉到秦灵暗的变化,愈发加快脚下的速度。

    百里徒、蝉椰、冯五言、禅休等人听清了轩辕破的话,也察觉到秦灵暗的变化,连忙跟了上去。

    那三个秦家人一拍脑门,察觉到要坏事了。秦川住的地方很寒酸,原本这也没什么,可坏就坏在冯五言和禅休这两位德高望重的前辈也一并跟过去了。他们若是看见了秦川受苦受难的场景,就算不会到处说,可对秦族的看法又会怎样?

    要知道,越是大的家族就越在乎声誉和发展。

    三人急急忙忙跟过去,想阻拦,却又不敢,正处在左右为难之际,就不知不觉的来到了秦川的居处。

    “孽子!”一个听起来有几分耳熟的声音爆喝。

    秦灵暗顿住脚步,因为他听到了另一个更熟悉的声音:“呜哇!疼死了!老爸,爹,你别打了……”

    秦灵暗绕过曲曲折折的石路,仿佛步入深山野谷中,走了半天,总算看到了屋舍,看清了情况:

    密林之中,有一个不足半亩地大的茅舍。茅舍四周种满紫藤,紫藤花常年垂挂与门前,为风景增添了几分别样的闲趣。然而这样贫寒的地方,无论再怎么有闲趣,也不是秦川该待的地方。

    秦轲身着一席灰色炼药师衣袍,此时手中正拿着尺板追赶着在那胡乱窜动的秦顺。

    秦顺一身一级灵阵师的衣袍,人看起来成熟了许多,也不满身花花绿绿,一脸纨绔之相了,不过那抱头鼠窜的样子仍是略显狼狈猥琐、胆小怕事。

    秦灵暗的父亲秦川并没有穿上象征炼器师的衣袍,一身普通的蓝衣,坐在紫藤架前面带浅笑的看着这一幕,乍一看,这场景充满了岁月静好之感。

    秦顺乱窜之际,一不小心踩到了轩辕破的脚。他突然感到一阵明显的压力,定睛一看,那熟悉的金丝靴不正是桂丹少爷眼前大红人轩辕破的鞋么?他僵住了脖子,慢慢抬头,果真如预料的那样,看到了那柄熟悉的佩剑和那握着剑的手,却始终不敢抬头看轩辕破的脸。

    秦顺想都没想,就很没骨气的匍匐在地,大喊道:“轩辕公子饶命!”他这连普通修士都不如的行为若是传出去,不光是丢秦族的脸,还丢灵阵师的脸。

    最后跟来的秦家三人顿感老脸没地方搁。

    秦轲知道轩辕破的地位,虽然看不惯自家儿子如此下作的样子,但也没有训斥阻止。

    轩辕破不想给秦灵暗留下不好的印象,毕竟秦顺再不济,好歹也是秦家的人,秦灵暗的表弟。他道:“起来吧。”说着,还客气的虚扶了秦顺一下。

    秦顺受宠若惊的起身,一下子就看见了轩辕破身旁的秦灵暗。他顿时脸色巨变,当初曾被冰雨阵差点弄死的记忆突然复苏,那种求生无望的恐惧感再次袭上心头,他已体会更深,看向秦灵暗的眼神顿时变得惊恐。

    秦顺当年的确是觉得秦灵暗蛮厉害的,说不定能和桂丹少爷一争高下,还能为自己撑腰之类。可现在他是万万不愿再见到秦灵暗了。因为秦灵暗当年曾差点杀死过他,如今秦灵暗被选做人祭人选,也有他嘴欠的功劳在里面。如果秦灵暗知道这点,他的下场可想而知。

    秦顺看见秦灵暗,立即像炸毛的猴子,窜到秦轲身后寻求庇护。

    秦灵暗留意了一番秦顺的怪异,却不大放在心上。他走到秦川面前,道:“一别三月,灵暗甚至想念父亲。不知父亲近来如何?”

    秦川沉吟片刻,道:“一言难尽。”

    秦川的目光越过秦灵暗,注意到冯五言先生和禅休方丈,连忙撇下秦灵暗,起身相迎道:“不知各位竟会随同前来,川匆忙间未曾准备,实在有失远迎。”

    秦灵暗知道秦川做人不易,想要同两位前辈拉关系,所以姿态放的很低,心中体谅,也没有对秦川的做法生出什么责备之心。他跟在秦川身后,俨然一副乖孩子的样子。

    冯五言见此,才发觉秦灵暗的一两点优点,心中稍微满意了些。毕竟,儒家的品德就是以孝为首,而秦灵暗看起来正是那种能体谅并顺从父母的人,正好切合冯五言审人的标准。

    可是,轩辕破和百里徒却不喜欢看到秦灵暗跟别人后面,被人忽视的场景。因为自很小起,他们都有一个根深蒂固的观念:秦灵暗是干净无尘,高高在上的,是神,世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或遮掩他的光芒!

    当秦川携着两位前辈进入茅舍时,秦家三人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连忙劝说前辈们去别的地方,却被秦川三言两语给打发走了。

    几人围坐在小屋内,略显地方拥挤。

    秦川收起了笑容,凝眉道:“你若是不回来,或躲去别的地方该有多好?当初你祖父出面反对都没用,现在你祖父被禁,此番祭祖你……”

    秦灵暗的口吻平静的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似的,道:“难以生还是么?”

    秦川不言,这种沉默代表了一种复杂的情绪和对秦灵暗话的默认。

    轩辕破闻言,跳起来道:“什么!他们竟敢……”他直接拔剑,横眉竖眼的样子极显愤怒,似乎要将秦家的人全杀光才肯罢休。

    秦灵暗抬手制止了情绪激动的轩辕破,道:“你先坐下来。”他摁了好几下,才让轩辕破收剑回座位。

    然而,一言激起千层浪。那些完全不知道内幕的人闻言,一个个下意识的将最真实的态度表现出来:

    冯五言破口大骂,扬言要保秦灵暗。

    禅休原本想置身事外,蝉椰似乎早料到自家师傅的态度,不知在禅休耳边嘀嘀咕咕了几句什么,禅休立即表明态度——此事过于血腥残忍,与佛家的慈悲为怀的观念相驳,老衲认为应当废除。

    百里徒觉得秦家之人可恶,应当尽数歼灭(包括秦灵暗的父亲、祖父)。虽然这么想着,他还是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道:“你准备怎么办?是去人祭,还是逃离这里?”

    秦灵暗道:“人祭。”他的回答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坚决。

    秦灵暗曾在雪阳峰的藏书阁里看到过有关“人祭”的书,上面说人祭并不只是一种仪式,更是一种血脉的提纯、传承的延续,若是熬的过去,便是一场登天造化。但是…历来之人失败者无数,具史记载,唯有一人曾熬过这人祭的考验,但是那人的具体姓名身份并没有详细记载,所以也无从考证,不知真假。

    百里徒身上的绷带在众人始料未及的情况下缠住了秦灵暗。他身上的黑色绷带现已可以很好的掌握控制。他手臂上的绷带轻轻一勒,就在那宽松的白衣中缠住了秦灵暗的腰。

    白衣配黑色腰带,愈显得秦灵暗身材秀欣挺拔,腰肢窄瘦苗条。

    百里徒道:“我不许你这么做,跟我走!”他起身出门,看样子是想带秦灵暗离开这里。

    秦灵暗怎么可能任百里徒摆布?他依旧定然的坐在那,道:“你的意见无效,我是不会跟你走的。”

    秦川叹道:“自你们进入秦族的领地时,就已经注定逃不了了。不论其他地方,单是仙国的修士,无论是散修还是制度内的修士,哪一个不巴着秦族?要是你们逃了,他们一旦下达追捕,那下场……”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神色看起来似乎有些落寞难过。

    百里徒道:“那该怎么办?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去送死!”他似乎有些抓狂,眼睛都红了起来。

    秦灵暗道:“既然如此,那你就闭着眼睛听着别人说我是怎么死的好了。”

    蝉椰没想到秦灵暗到现在这种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他道:“你还真是心宽。”

    冯五言看不得秦灵暗死在他前头,就直接破门而出,使出各种手段联系自己的学生和家族,准备在秦族祭祖之事将现场大闹一场。

    禅休知道冯五言学的虽然是儒学,却没有君子那种敦厚优柔之感,反而脾性急躁,比一般毛头小子还冲。他既然摆明了态度,也不好光说不做,便放飞袖中金鹏,联系佛国众僧前来相助。

    百里徒和轩辕破察觉自己人微言轻,心中很是郁闷。而秦川显然没想到两位前辈竟愿意插手此事,惊喜之余,明白前辈们都是真心之举,心下感激,便记下了这份人情。

    秦轲和秦顺见此,脸上表情古怪,不知道在想什么。

    秦轲想的是就算有再多的人前来,也改变不了什么,不过眼前阵仗也足矣见得秦灵暗对周围人的影响力有多深。那么,让秦灵暗的人祭对于秦族来说,就不能算是百利而无一害了。

    而在秦顺看来,秦灵暗很厉害,他的死居然能牵动那么多东西。换作是他,又有谁会在意他这条不值一提的贱命呢?心中不由伤感。

    另一边,林浩然(无真)、庄通(修音)、程云(独言)和荀冒也知道了这个消息,并收到了祭祖后盛宴的邀请函。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