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844】活生生的现代版母老虎

    终于在她的坚持下买了一身舒适的衣服,打道回府。(wwW.K6uk.coM)

    金母坐在副驾驶上,偏头看着正在开车的金姗姗问道,“姗姗,这个假期你就不要出去做义工了。”

    金姗姗唇角的笑意扬起,手握方向盘认真的说着,“好,我也打算腾出一点时间来陪陪你们。”

    “真的吗?”金母的神色显然多了一些激动。

    “当然!”金姗姗仿佛想到些什么,义不容辞的说着,“今晚我们叫思成哥一家来家里聚餐如何?”

    “可是他不是工作很忙吗?”

    “我看他憔悴的样子人家这里心疼么。”金姗姗故意将心疼两个字咬的很轻。

    不料却还是被金母听在耳朵里,笑着说道,“妈知道你的心意,只要你高兴想怎么来就怎么来。”

    金姗姗冲着金母伸手摆出了一个飞吻的姿势,而脸上的笑意逐渐加深,“谢谢妈。”

    “瞧你的样子,是个人都能看出你的心思,可是思成她却一直把你……”

    金母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顿时欲言又止。

    金姗姗脸上的笑容凝住,有些僵硬的转过头,故作无所谓的说着,“瞧您说的,我不是跟您说我现在还小所以不想谈男女之间的感情。”

    金母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丝毫没有任何的隐瞒,“你是妈怀胎十月辛辛苦苦才拉扯到这么大,你难道真的能瞒过我的心思吗?”

    金姗姗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而眼角的泪水不由的泛滥起来,不敢回头,“我……”

    金母沉叹一声,“好了,我相信总有一天他能够回头看到你的存在,你一定要坚持自己内心的想法,妈希望看到你幸福的样子。”

    “您放心,我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男女之间的感情真的不能急。”金姗姗的视线注视着前方,坦然的说着,“毕竟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那你记得通知他们今晚来家里用餐。”

    话落的时候,金母将身体缓缓的靠在了后椅上,视线看向了窗外,心思沉重。

    她想着他们从小到大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心里忍不住揪了一下。

    ……

    安琪双膝跪在地上,趴在马桶上呕吐着。

    季非离拍了她的后背,手里端着一杯清水关心的问道,“怎么样了?”

    哗……

    安琪还没有开口就又一阵翻江倒海的呕吐声。

    好一会,她接过季非离手里的清水涑了一下口。

    才带着苍白的脸上看向了他,脸上露着淡淡的笑容。

    在他的搀扶下躺在了大床上。

    耳边依旧传来那关心的语调,“好点没?不然我带你去医院吧?”

    “我没事,这只是怀孕期每个女人必经的事情,别这么大惊小怪,不然让人听见还以为我是有多娇气。”安琪带着苍白的笑容开玩笑的说着。

    “这哪是开玩笑的事情,你现在肚子里怀的可是我季非离的孩子,也是季家的长孙,所以我们千万不能太大意,一定要加倍小心。”

    季非离伸手摸着安琪额头上的发丝,宠溺般的声音再次说着,“你现在是季家重点保护人物,我已经特意跟爸请了假休息下陪你。”

    “公司马上就要放假了一定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处理,你怎么可以把事情全部丢给爸,万一累坏了爸的身体该怎么办?毕竟你是公司的总经理,做事情千万不能这么鲁莽,你将来还怎么教育自己的孩子。”

    安琪垂眸看着自己那三个多月的肚子,明显已经微微隆了起来。而这段时间更她她发愁的是,竟然找不到一丝下手的机会。

    而每次去看顾恩恩,屡屡遭拒绝。

    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

    “我这不是担心你……”

    季非离闷闷的从胸口传来,可是话才说到一半的时候却突然不说了。

    看着安琪那坚定的眼神中隐隐的还带着些许的愤怒,实在不忍心惹她生气只好妥协道,“好,我听你的去上班还不好?”

    “说话算话?”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安琪起身将头靠在了季非离的胸膛里,在他看不见的角度嘴角勾起了邪意的笑容,而声音却听不出任何的情绪,“这才是我刚认识的季非离,你记住一定要以自己的事业为重,别一天到晚围着我转,要不又让妈责怪我只霸占着你一个人了。”

    季非离张开臂膀将她紧紧的拥在自己的怀里,安抚着,“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千万别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安琪眼睛里透着满满的不屑于不满。

    刀子嘴豆腐心?

    简直可以说是一个活生生的现代版母老虎。

    她是一只小白兔,稍不留神就会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倘若不是为了自己的未来,她会忍气吞声任由她欺负吗?

    为今之计,她不能故意去挑衅她。

    季非离看着安琪那不动神色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问道,“你若是觉得她哪里做的不对,告诉我,我去跟她说。”

    “毕竟我是晚辈,多忍让她一些就好了。”

    “别总在房间里待着,我们下楼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如何?”

    安琪跟随着季非离的脚步缓缓的来到了大厅,一眼就看见季母坐在沙发上专心的看着电视。

    拉着她的手坐在一旁,季非离有意想要调解他们之间的关系,脸上帅气的勾起了一抹笑意,“您现在有时间吗?”

    季母斜睨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安琪,没好气的吭了一声,“有话就和我明说,不必拐弯抹角。”

    “这不是安琪看您在家无聊想请您出去喝杯咖啡放松一下心情么,所以就像下来看看您是否有时间。”

    季非离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安琪和季母两个人深深的震惊到了。

    他急忙递给安逸一个眼神,示意让她妥协。

    安琪无奈之下还好点头,露出了八颗洁白的牙齿,笑着说道,“那您可否赏脸一起喝个下午茶?”

    季母双手抱胸,目光冷艳的瞪着安琪,一字一句的溢出牙齿,“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她的双手微微攥起,睁大眼睛看着季母。

    刚准备开口,心里一个很强的意识告诉她。

    一个字忍。

    她暗暗咬牙,牙齿与牙齿之间发出了摩擦的声音。

    随后,季非离那有力的大掌握住了她那白晢的小手,“既然没有时间那我们就自己去吧。”

    他们刚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身后就传来那淡然的声音,“等一下!”

    “您是想好了要和我们一起去吗?”季非离回眸一笑。

    “当然,稍等一下我换件衣服去去就来。”

    看着季母那里去的身影,安琪好奇的看向了季非离,“你怎么不事先跟我说一声?”

    “我知道你们之间存在很多误会,所以趁今天把事情都说清楚,我想应该能够解开她的心结。”

    “可是……”

    安琪话说道一半的时候却不说了。

    脑海里认真思索着对策。

    如果今天能够利用肚子里的孩子和季母冰释前嫌,那么他以后的道路上将会是大把的光明在等着她。

    咬牙一跺脚,才将视线重新注视在季非离的身上,“一切都听你的。”

    “你不上去换件衣服吗?”

    “那你等我。”

    安琪转身朝二楼的方向走去。

    打开衣柜随意挑选了一件衣服换上。

    准备离开的时候却极却响了起来。

    看着那熟悉的号码,她整个人不由的颤抖了下,立马掐断电话朝门口走去。

    将耳朵贴在门上听了许久,可是手机铃声却再一次的响了起来。

    锁上门,手指轻轻一滑置于耳边,不耐烦的说着,“这个时间找我做什么?”

    “当然是关心我的女人和孩子喽。”

    “谁是你的女人和孩子?”安琪当即皱了眉,额头上的青筋暴露出来。

    张巍腾唇角一勾,耐心的提醒着,“你肚子里怀的是谁的孩子我想你再清楚不过了吧,还是说你已经忘记那个报告了?”

    安琪一边说一边耐心的听着门外的一举一动,“你到底要干什么?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这么长时间你还没有办好?”

    “什么?”

    “你肚子里的孩子。”张巍腾微微挑眉,“你该不会是后悔当初那个决定,现在该不会是想生下属于我们的孩子来继承季家的财产?”

    安琪小声骂道,“痴人做梦!”

    张巍腾不正经的吐槽着,“看来你还未改变心意,现在算算应该已经三个多月了吧,如果你依旧执行当初的决定,你就趁早下手,我可不想平白无故的失去这么一个好床友,好搭档。”

    安琪站在窗台,暖暖的阳光照射在她的身上可是依旧温暖不了她的心,“你身边的女人排长队,难道还差我一个?”

    张巍腾透着几分威胁的语调说着,“能让我舒服的就只有你,其他人办不到,所以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命,倘若你想逃离我的生活我就一定把你做的那些勾当全部捅出来让季家的人认清你的真面目。”

    “你威胁我?”

    “岂敢!”

    适时,敲门声响起。

    “安琪,你好了没有?”

    “……”

    安琪紧张的立马掐断电话,删除了通话记录。

    季非离的声音里带着满满的担心,“你倒是说话,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千万别吓我。”

    笃笃笃。

    里面依旧空无声音。

    随后又传来钥匙与门的摩擦声。

    推开门看见偌大的卧室空无一人。

    走进浴室,看见一个弱小的身影趴在马桶上,背影很是痛苦。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