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七十一章

    此为防盗章~订阅不足30%会看到, 一天后就能看到正确章啦

    没办法, 他是个鸟, 看到喜欢的就会想啄一啄, 亲一亲。(www.k6uk.com)他家主子这么可爱,他就老想啄。

    人形主子的掌心和他的爪垫一样,软软的, 嫩呼呼的,一口亲上去,让人忍不住还想咬一咬,或者舔一口。

    迤墨感到灼热的鼻息洒在自己掌心, 也没法分神去注意这杂毛鸟干了什么了,只连忙把自己的手收了回来,手指无措地蜷了蜷。

    屋檐上的三只鸟安静如鸡。三双绿豆眼互相看了看,然后统一背过了身——

    老大还是那个不要脸的老大, 这么多年不见, 好像更不要脸了,说明不是冒牌的嗯。

    于是等班岚抬眼去看那三只寒鸦的时候,入眼就是三个毛屁股。

    ……辣眼睛。

    “咳。”班岚顺手打下一个隔音禁制,“行了,说吧。”

    于是三只寒鸦从善如流地转过了身, 又是你一句我一句地张大嘴叫唤起来:

    “老大——”

    “嘎啊——”

    “城主府盯上您老啦——”

    “他们来雇鸟打听您——”

    “我们没让——”

    “对!没让——”

    “他们说有个金眼睛的修士——”

    “还给了画像,画像!”

    “咱一看就是您——!”

    “就没给查——”

    “直接找您来啦——!”

    班岚赶紧摆摆手让这三只停下, 他被这此起彼伏的汇报声音闹得牙疼。偏偏这三只寒鸦是个少见的三黄蛋, 说话此起彼伏但是条理却都在一条线上, 还真不好说他们什么不是。

    大概是因为曾经有过同样牙疼的经历,班岚皱着眉头,终于把这三只寒鸦的名字从记忆里翻了出来:从大到小三只分别叫鸦羽、鸦语和鸦禹。

    班岚:……

    算了,还是别叫他们名字了。

    “我知道了,先带我们去聆风阁。”班岚说着,收回禁制,把迤墨往怀里按了按。

    迤墨被按着脑袋,白了他一眼,白光闪过,干脆变回原形,爪子勾着衣襟熟门熟路地扒开,然后整个团子干脆利索地窝进了班岚怀里,毛毛贴着皮肤,蹭了蹭,不动了。

    班岚低头看着胸腹间凸起的那一团,有点哭笑不得之余,还有一点犯愁——该不该跟主子说说,不能总这样贴着他的皮肤?再怎么说……他也是只生·理·正·常·的成年雄鸟,之前还没怎么觉得,现在只要稍微脑补一下迤墨人形的模样,他就觉得有点、有点消受不起。

    “嘎啊——”

    “老大——”

    “能走了吗——?”

    这回三只寒鸦没有再用屁股对着班岚了,但不约而同地都用两只翅膀挡着眼睛,张嘴叫唤。

    ——哎,老大和阁主夫人真恩爱,大白天的就给他们看活、春、宫,年轻人啊~

    班岚下意识地拢拢衣襟把猫崽子遮严实了,不知怎么竟从那三张黑漆漆的鸟脸上诡异地看出了一丝脸红的味道。

    “……”这三只老乌鸦究竟脑补了些啥?

    旁的不提。等一行人到了聆风阁安顿下来,班岚这个正儿八经的阁主就有些咋舌了。

    他之前还觉得,药居的排场在天霜城已经算大的了,现在看到自家聆风阁,他才恍然发觉,这简直就是能够和天霜门、佣兵工会比肩的巨头。

    由于聆风阁的“员工”多,常驻阁中的雇佣斥候也不少,而且基本都是能够化形的灵兽——与筑基前化形不稳的神兽不同,灵兽自打引气入体就能够稳定化形,也算是它们幼崽时期的优势——所以,聆风阁光是用来住的地方就不小。

    再加上,聆风阁作为一个情报组织,除了口耳相传的消息以外,自然还有一些是用玉简记录的卷宗,这些卷宗也单独开辟了几座楼来存放,班岚感知下发现,这些楼外布置的阵法正是他以往炼制的几种防御阵盘之一,里面暗含了一些神鸟接受传承后才能破解的机关,防御人界的灵兽和人修绰绰有余。

    于是,暂不提城中零散分布的驿站,光聆风阁大本营就占据了整整一片山脉,十数个山头——饶是在天霜城这种山峦起伏的大城,这样的排场也唯有天霜门这种弟子众多的大门派才能撑得起来;更别提聆风阁里面灵兽族群众多,每个族群多多少少都有几个筑基大圆满或者步入金丹的老祖,单个族群虽然不够看,但加起来就堪称恐怖。

    而这,不过是聆风阁的一处分阁——

    想到这儿,班岚不由疑惑地问寒鸦三兄弟的老大:“鸦羽——”

    “嘎——?”

    “老大——?”

    “叫我吗——?”

    三只寒鸦如出一辙地歪头张嘴。

    班岚:……

    班岚决定忽略过这个问题,继续道:“说起来你们不是应该在北域中部吗?怎么跑这儿来了?”这三只寒鸦是他建立聆风阁时的元老了——不然他也不可能认识,而聆风阁本部是在北域的中部篁石城建立的,也就是说,这三只寒鸦应该是在篁石城才对。

    这个问题不知怎么戳到三兄弟了,一下子激动地此起彼伏回答起来,嗓门特别大:

    “咱也是刚来不久——”

    “今年有大事——!”

    “这边的分阁——”

    “是咱寒鸦在管——”

    “鸦渠!鸦渠建的——”

    “他说这边有冰魄——!”

    “万年冰魄!”

    “今年面世——”

    “咱就带了人马过来啦——”

    “过来啦——!”

    “还见到了老大——”

    “老大好久不见——!”

    “老大英俊潇洒——!”

    “还有了阁主夫人——!”

    “吃喜酒吃喜酒!”

    “虐虐那群看门狗——!”

    “那些细犬——”

    “都单身呐——!”

    “停停停停停停!我知道了!”班岚浑身皮肉一紧——迤墨不知什么时候伸出了爪钩,正在他腹肌上磨爪子;力度控制得很好,没有划破皮肤,但是凉凉的,又痒又危险——这猫崽子头一回对他伸爪钩,估计是恼羞成怒了。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