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68章 画地为牢

    不一会儿,曹君笑去而复返。(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只见他一双手中,竟是多了一些鹅卵石、贝壳之类的海底产物。

    溥仪见了,才明白刚刚曹君笑是去海底寻找这些东西去了。

    此处离海底已经不远,要不是无底之渊的入口传送门处于大殿的上部,只怕他们早已经接触海底。

    见有事物能试眼前阵图的危险性,溥仪自然高兴,指了指阵图,又指了指曹君笑的双手。

    意思是让曹君笑赶紧试,在这海底深处呆着可是极其消耗灵能。

    曹君笑自无不可,右手一摆,一颗鹅卵石就从他手中飞向那座离他们最近的阵图。

    离他们最近的这阵图成圆形,只见曹君笑扔过去的鹅卵石,在这漆黑的圆形阵图上跳了几跳,就此停留在圆心处不在动弹。

    而阵图也不见任何反应。

    “没问题。”

    曹君笑比着手势。

    “小心为上,都试一遍。”

    溥仪指着其余没试过的阵图比划回答。

    曹君笑依言一一试过去。这阵图成三个方位,每个方位又以圆形、三角形与正方形为三个方位分布,如此又行成一个大的三角形。这个大的三角形再链接另外两边一模一样的三角形,就行成一座把无底之渊的灵能传送门围绕在中心的更大三角形。

    三变六,六变九,九九归一。

    虽然才九座小的阵图,但是曹君笑从每一个方位都要试一次,也就是试三遍。

    到最后一遍的时候,他拾来的所有鹅卵石跟贝壳都已经用完,自然无法再试。

    “还要试么?”

    曹君笑问溥仪。

    溥仪也一时拿不定主意,也不是怕麻烦,比起安全来,任何麻烦都值得。但是一二遍这阵图完全一副经久失修样子,毫无反应。

    这第三遍要再试,实在是有点小心过了头。

    正犹豫间,只见旁边的丫丫已经向着无底之渊的入口传送门游了过去。

    曹君笑与溥仪自知,这丫头有时候有些莫名其妙的能力,比如比他们都强的视力,很多时候更是能预知一个地方对她有无危险。

    见小丫头先行游了过去,便打消了试第三遍的想法。又怕再次把这小丫头丢失,所以也跟着小丫头游了过去。

    小丫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神术师的原因,就连用来抵御海水压力的灵能防护罩,都是绿色的。

    这绿色的灵能防护罩,很容易被湛蓝的海水同化,离远一些,甚至会让人看不出她有灵能防护罩。

    三人游至阵图上方,居然毫无阻碍的就游进了阵图之内。

    果然,这阵图不具备任何攻击性。那么,它存在在这儿的价值是什么?

    等三人完全穿过漆黑的阵图,游至阵图内部的时候,眼前的场景又是一变。

    那由无底之渊入口传送门散发出来的光芒,不知比阵图外面强烈多少倍。曹君笑只看了一眼,就感觉眼前这个哪儿是传送门,更像高挂在天空的烈日。

    炽烈得让他都有点无法睁眼。

    溥仪与丫丫,早已经举手挡在了眉梢处。如同真的在观察一轮烈日一般。

    “怎么会这样?”

    半晌溥仪才比划着问曹君笑。

    曹君笑:“只怕这阵图有压制光芒的作用。”

    溥仪:“先别管这个,我们先看看传送门是否真的不能传送了。”

    说完就想向那泛着炽烈光芒的传送门游去。

    曹君笑赶紧阻拦:“别,我感觉有古怪。”

    溥仪:“什么古怪?”

    曹君笑:“说不上来,但心里就是很不安。”

    恰时丫丫也向溥仪摇头,示意溥仪不可硬闯,恐有危险。

    刚刚在外面,突然遇到一座阵图,溥仪是很小心的。但是等试出阵图完全没有攻击性后,他的那些小心反而全部都收了起来。

    但是曹君笑不同,曹君笑很多时候也会有直觉,这直觉虽不如丫丫的那般强大,但很多时候也有用。

    比如他一个人守护丫丫这朵花开的三年里,就利用这种直觉躲避了很多次的野兽袭击。

    再说,曹君笑是那种属于别人小心的时候他大意,别人大意的时候他小心的人。

    因为他知道真正的危险在哪儿,就拿现在来说,他觉得那阵图即便有攻击性,他也有把握能躲避。但是这传送门,他就没底了,万一传送进去,像陈圆圆她们一样无法传送出来,那岂非也要不明不白的死在这无底之渊里?

    溥仪:“那怎么办?”

    曹君笑:“老办法,我去外面拾些贝壳来先试上一试再说。你跟丫丫小心一点。”

    说完就又向那漆黑的阵图游去。

    等游至阵图上方,那漆黑的阵图突然顺着漆黑的阵图亮起一圈白光,这白光,行成一个三角形,居然把他们完全圈在其中。曹君笑被这突然亮起的光圈吓了一跳,赶紧用灵能控制在海水里自己就是往后一跃。

    这一跃,在压力有几千斤的海水里,也足有两三丈。可见他被吓得非同小可。

    那边溥仪跟丫丫更是又惊又奇,刚刚进来的时候毫无反应,怎么出去的时候就这般了?

    曹君笑看着漆黑阵图泛起的白色光圈,心有余悸:“果然有古怪。”

    溥仪:“那怎么办?”

    曹君笑:“把你的盾牌扔过去试一下。”

    这儿要数最不值钱的装备,唯有溥仪的盾牌。

    溥仪听了,从背上取下盾牌,往那白色的光圈就是一扔。

    他们本以为盾牌遇见白色的光圈,会被白色的光圈瞬间切成两半。

    谁知,飞过去的盾牌遇到白色光圈后,竟然如同撞到了一堵墙壁,即便是在深海里,曹君笑与溥仪也仿佛听到哐当一声,然后盾牌就飞了回来。

    这个结果可比会把盾牌切成两半更无法让曹君笑接受。

    他瞬间脸色大变,向溥仪比划道:“此阵只怕有进无出。”

    溥仪听后也是大变:“那我们就要被困死在这里?”

    曹君笑:“先不着急,我去试一试。你照顾好丫丫。”

    说完,从腰间取下木剑,轻轻从剑鞘里抽出木剑,运起灵能,一剑就向那光圈刺了过去。

    翻倍加成后的一意剑,威力自不必说。但是曹君笑去得快,回来得也快。

    只见那被他刺了一剑的光圈,只是摇晃了两下,就再无任何动静了。

    而曹君笑的感觉里,仿佛这一剑刺到了一块无比坚硬的金刚石上,居然虎口都被震得生疼。

    这哪儿是什么阵图,简直就是一座地牢。

    (本章完)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