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67,万事俱备,只欠一曲

    东丰市,唱响九州录音棚,陈枫再次来到这里有点无奈,2个月前他就把自己的想法,对于曲子的要求跟录音棚的老板说好了,结果曲子给他发了三次都不能让他满意。(www.k6uk.com)

    就这,还是本市最大的录音棚,号称最专业的,一首曲子光是定金就收了陈枫5000块,总的报价是38000!

    陈枫查找了一下行内的信息,这算是高价了,而这家录音棚在音乐圈也算得上有口皆碑,特别是在北方这一片有很多的大型音乐公司甚至都会找他们编曲。

    那时陈枫来这的时候,人家也展现了一波实力,前台直接说自己老板从前从前玩的是乐队,录音棚硬件软件设备都是杠杠的,他们说的是真话,也确实很有实力,不然陈枫也不会定下来就是他们。

    可定金收了,前期还好,像模像样给陈枫发了两次曲子,第三次的时候他明确表示不满意后,这帮人就有点撂挑子的意思。

    口上说着肯定会让他满意,结果光说不练,后来陈枫再催,人家就跟他急眼了,要给他退钱。

    陈枫:“mmp……”

    “你说我们搞的差,你到是来搞一个啊。”

    陈枫:“我要是会,我找你们?”不就是想找个专业点的么,妈的,你以为老子要是会编曲找你们这帮酒囊饭袋。

    “就是么,你不会,你瞎指点啥,外行指导内行,就看不起你们这些人,惹人生气!”

    陈枫:“不是,我为啥不能指点呢,我花钱了。”

    “你花钱了,你nb是不是,小伟给他退钱,不就5000块钱么,这钱我们不赚了。”

    小伟那边接了话,他道:“大哥,咱都给他编三次曲了,还有是38000不是5000。”说完名叫小伟的人冲他眨眨眼。

    老板一挠头面向陈枫说道:“兄弟,咱们做买卖,都是生意人对不对,往大里说那咱搞的都是艺术的,谁都不容易,我们也不是糊弄你,去各大音乐平台上搜一搜我们唱响九州还是有牌面的,你到底要啥样的,直说,4w块钱总不能让我们天天给你谱曲吧。”

    陈枫点点头说道:“就是要空灵一点的……”

    老板一听他这话,急头白脸的说道:“空灵,空灵,你写小说的是吧,天天跟我空灵,你写这词,它咋就能空灵呢!”

    陈枫好言好语说道:“老板不是我为难你,怎么说呢,就像我说的,这歌出来,它是一种命中注定的感觉,缘,缘分你懂吗?

    就是我跨越山海来找到她,甚至跨越一个时间,你懂不懂,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老板操作东北口音:“我懂,我真懂,我懂个屁,我还是给你退钱吧。”

    陈枫没有放弃,他也有些急,毕竟日子不多,赶时间,他连忙道:“老板,你再想象一下,它就是那种悠远空灵的歌声,节奏起伏就好像能把人带到从前,就这样子,你听哈,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妳容颜,就是这种最开始的爱,老板你懂不懂?”

    老板看了一眼陈枫说道:“你等会,你再唱一下!”

    陈枫:“只是因为在人群中看了一眼,再也没能忘掉妳容颜。”

    “继续,继续,别停。”

    “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从此我开始孤单思念。”

    老板听着,认认真真的看了陈枫几眼,他道:“欸,你别说,还有点那个意思哈。”

    “你继续,你继续,我听着。”

    “想你时你在天边,想你时你在眼前,想你时你在脑海,想你时你在心田……”

    陈枫又唱了两句,起的高了唱不上去,他道:“我喝口水,起的有点高。”

    老板围着他转了一圈,忽地问道:“朋友,姓陈是吧,你搞音乐的吗?”

    陈枫摇头说道:“不,我是写小说的。”

    “呀,你还真是写小说的,怪不得能写出这样的词,挺好,挺好,写的不错。

    这样,咱打个商量吧,你这词卖不卖。”

    呦呵,我来找你们作曲,还打上我词的注意了,陈枫深深看了他一眼,异常坚定的摇头说道:“不卖。”

    “唱的不错,是这个。”老板竖起大拇指,又指了指前面的录音区说道:“这样,你先唱一遍,我们跟着你的节奏编曲,一个星期保证给你拿下,给你找到那种前世有约,一个男人内心深处对感情的细腻,对情感的雕琢的用心和真实。”

    “那谢谢老板,真是给您添麻烦了,我也知道编曲不易。”

    “没事,都是相互的。”

    说着二人走进录音棚,陈枫高歌一曲,录了大概五六次,其中一次他觉得是最满意的,事情就这样再次定了下来。

    这晚他乘车回了平城,并无什么异常发生。

    他不知道的是,当他离开的时候,名叫小伟的唱响九州员工按照老板的要求查了一下音乐版权,随后这位貌似很朴实的老板呵了一声说道:“没想到岁数看着不大,人还挺精明,找咱们编曲之前就注册了版权。”

    说完他打了个响指:“这歌不错,咱们给他好好编,滴水之处,歌喉深吟,挺富有诗意的,那小伙子说他是作家,我还真tm信了,不大个人,故事蛮丰富的。”

    ……

    次日,陈枫同样的时间早八点捧起了“成语大会”的题库耐心观看,厚厚的一本他已经扫过几遍了,眼下这算是深层次的复习。

    到中午的时间,他接了一个电话,是企鹅方面的工作人员打来的,人叫钱穆现在主管改编这一块,年会的时候陈枫还见过他一次,看上去人挺帅的。

    这人跟他商量的不是别个是有关于斗破和声之形的漫画改编权售出事宜,有漫画公司看中了他的这两部作品,想要改编。

    至于《潘多拉星》,呵呵,早就内部消化掉了,正在企鹅漫画上连载!

    钱穆跟陈枫谈了半个多小时,意思就是:“价格还能再提提,不要松口。”

    陈枫答应着,心里也想着怎样去应对马上会打电话过来的“知音漫客”。

    年前的时候,其实双方就商讨过一次,不过并没有达成统一意见,他们纠结的,一是价格问题,二是陈枫对《声之形》漫画改编要求比较严格,特别是剧情方面,他的要求就是不能改。

    相反价格这块陈枫看的到是没有那么重要,主要是企鹅阅读想多捞点,一直卡着,毕竟漫画改编权的售出是五五分账。

    和钱穆的交谈的电话挂断不久,知音漫客的工作人员就给陈枫打来了电话。

    还是那一套说辞:“漫画改编是一种宣传有助于你名气和小说的售出,也对于实体书出版很有利。

    现在正是打造您个人品牌的好时机,想想三勺的商业帝国,他的《唐门》实体书年前销量破千万,时不我待啊。

    宣传作品,要一浪接一浪,在不同的平台进行宣传,效果才是最好的,干嘛看重这点蝇头小利呢!”

    不得不说,做为说客,这位工作人员很合格,而最后她拿出的杀手锏让陈枫彻底动了心:“大白,跟你说句实话,其实我们公司许多人对你的作品并没有那样看重,但我们老板是你的铁粉,他的企鹅阅读马甲是猴王**,你可以去查一查,他就是你的榜一,那时候你还没出名,他天天追你的小说,你知道吗?”

    陈枫:“真的假的?”

    “骗你不成,这么大的事我撒谎不怕老板k我,我们怎么也是国内排名第一的漫画网站!”

    陈枫:“行,我考虑考虑,一会给你回复。”

    挂断电话,秉着防人之心不可无的陈枫点开qq,直接进入了自己的盟主群,猴王**赫然就是管理员之一。

    滴滴,“**,猴王,知音漫客是你家开的?”

    “大白?滚去码字。”

    “我曹,真是你家开的。”

    “我爸开的,跟我没关系,我现在是小员工,别帮他们省钱,该咋谈咋谈,我就是说你潜力很大!”

    陈枫:“……”

    猴王发来了一个调皮的啵啵,陈枫也回了一个啵啵。

    之后两人说了几乎无关紧要的话,便say了“god-bye”

    在商言商,猴王**仿佛“小孩子”一样给出这个建议,土豪的世界陈枫无法理解,他难道不知道自己是在坑爹吗?

    欲擒故纵?

    是不是我把人想的太坏了!

    猴王**还是最初支持陈枫的那个孩子样,没有提任何要求就是单纯的支持,而陈枫却是不能不在意。

    有的时候,不谈感情是因为什么,是因为我们之间根本没有感情。

    没有感情的时候你反复的说我们要讲感情,你必须给我做什么什么,这种行为无疑让陈枫非常反感。

    相反,猴王**的这种处理方式,让他觉得这一次必须谈感情。

    第一个支持我的人,第一个打赏“黄金总盟”并且一直支持我的人,他家的公司说:“兄弟,便宜点打个八折行不行。”

    你会怎么处理?

    犹记当年《斗破苍穹》刚刚上传的时候,仅仅有两位书友一直支持,一位是“猴王**”另一位是“卡了一下”

    他们每天投票,尽管猴王**那时票也不多,几张而已,但天天如此,日日坚持,满满的都是爱啊。

    这个下午,陈枫和知音漫客达成了协议,对此,企鹅阅读的钱穆只是笑笑表示:“您开心就好,都是小钱。”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