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幻梦一场

    若是真就那样的简单,也就罢了。(www.k6uk.com)可是,不是。

    她们谁都是知道的,没有人知道她。

    寝室的事情,犹如一团乱麻,扯不清、理还乱、剪不断、掰不开。没有办法,当时的阿塔是没有的。在她的想法,就是扫个地、擦个桌子、再丢几包垃圾也就是了。不会专门冲厕所、刷边缘。也不会清洗浴室。更不会去仔仔细细的清理趴在洗手池边上的黑头发。也就不用再说什么摆洗漱用品、拖地、冲水、扫水、擦栏杆了。

    哪一样是她知道了的?

    哪一样都不是。她压根儿就不知道,不知道这些事。所以,不用再谈什么去认认真真的做好了。结果,当然是惨不忍睹。阿塔自然是没有做好的,特别是被人提醒要去倒垃圾之后,那垃圾多得一次都提不完,她倒了垃圾回寝室去,正好听见寝室里的人在讨论她,究竟是些什么,左右没什么意思,也就不说了。只是,她们的嘴里没有蹦出什么好话来就是了。

    阿塔就站在门口,气得说不出话来。她就只能盯着她们,等到这些人说完话再进去。她们说着说着,也许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就停了下来。其中一个,一回头,就看见了阿塔。她们有些局促的样子,但是没有谁道歉,就只是站着,站在那里。阿塔什么也没说,自顾自的进去了。她们就只是略微有些紧张的辩解道:“你不要误会,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我们没有恶意,那个——”

    阿塔两手提了垃圾,正低着头走路,听见话来,就抬起头问了她们一句:“我究竟把你们怎么了?”说完话,阿塔又低下头,自顾自的走了。

    在她的背后,地还是脏的,桌子也是一样乱糟糟的,浴室没有冲过,一群人大眼瞪小眼。

    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她自然不会列外。在她身后的那些人一样,不会有多余的时间。没有人为她身后事做一点弥补。也许有,但是就是有,她也不会知道。不管在她走出那道寝室门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样子,最起码在她当初进去的时候没有人对她说过,究竟应该做些什么。又或者是,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这一来就有了后面一出戏。

    中午,吃了午饭她回寝室去。又是在门边上,阿塔又站住了。这一次,她站在寝室楼的大门边,远远地看着和她一个寝室的两个人站在老师的面前。说来也巧,那个位置正好听得见她们的说话声。阿塔就站在那道门边,望着她们,听一个对老师说:“她今天做的那么差,为什么不扣分?”

    另一个说:“是啊,以前我们几个做清洁的时候,您可没手软。”阿塔眨眨眼睛,觉得眼角有什么东西要掉,而且鼻子也很不舒服。实在是有些不舒服,她用力地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眼眶泛红,脸上闪着两道泪痕。没人理她,就像那两个人同样没有看见她一样。

    她一直都希望自己是一个透明人,谁也看不见,或者只要她想,谁也不能一眼就看见她。

    可是现实从来不会按照她的想法进行。或者说,现实从来都不会按照任何人的想法进行,但是她的希望自从进了这笼子就再也没有真真切切的有过一点儿要变成现实的迹象。从来没有。只怕就是死,也要比这番遭遇强上许多。可惜,可惜,那时候竟然不知道这个。

    老师对那两个女同学说:“你们让她一个人做一个寝室的清洁,我自然是不扣分的。”这番话,竟有些像是解释了。阿塔忍不住,又眨了眨眼睛。当下就有两颗透明的眼泪滚滚地从她的眼睛里跑出来,谁也不注意她,又或者是她在也不在意谁了,就那么站在那里哭泣起来。

    两个女同学不约而同的不满意到撅起嘴,又压低眉毛,不太高兴。阿塔默默的流泪,慢慢的缓过来了,就想继续听听他们还想要讲些什么。老师看着面前的两个学生,大有任你如何的意思。她们也算是自讨了个没趣,索性一个对老师说:“好吧,老师再见。”另一个也说:“老师,再见。”

    阿塔眨眨眼睛,一不留神,又有两颗眼泪滚出来,一直滴到硬邦邦的水泥地上。它们就慢慢的化开了,晕染成一片深浅不一的灰色,有点像是阿塔的心。

    老师和那两个学生挥手,就当做是说了再见了。阿塔抬起手,用衣袖往脸上一糊,就当是擦眼泪了。等到她的衣袖再放下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水渍一片了,就像是刚刚擦洗了脸。深深的吸了一口植物的气息,平复了心情,她才跨过那道门槛,却不由得又眨了眨眼睛。

    这下子没有再从眼睛里流水了,只是眼睛就像是一只兔子,红彤彤的。

    她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哭的时候不注意,哭完了才会觉得有点什么,好像是不应该大庭广众之下流眼泪。但是,阿塔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仅仅觉得自己的眼睛好像是睁不太开了,似乎是哭红了眼就肿了。这下子她反倒害怕被别人看见,偷偷摸摸的左右看了看,低下头一阵快走。

    在她经过老师身边的时候,心里十分害怕,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老师在她一进门的时候就看见她了,不过没有开口。但是,当阿塔经过她身边的时候,老师看见阿塔低着头,又走得快,身为老师的敏感让她觉得不对。所以,没等阿塔走过去,就叫住了她,老师对阿塔说:“阿塔。你过来一下。”阿塔刚才正安慰自己,她在心里对自己说:怕什么?老师又不会把你怎么样,还能让你再一个人去仔仔细细的打扫一次寝室?

    还没等到她和自己说完,老师的声音就已经找她了。

    阿塔不得不转过身去,依旧是低着头,怯怯地不敢看老师的脸。老师可不是要找她的麻烦,就是叫过去看看有没有出什么事。没想到,阿塔的脸色白得像是擦了一层厚粉底,再看看她的眼睛,肿了。老师本着一位教育工作者应该有的关怀,关心的问阿塔:“你怎么了?”

    阿塔只是摇头,不说话。

    老师就对她说:“好吧,你记得有什么事要和老师说。老师会帮你,知道吗?”阿塔点点头,头还是低得痛脖子。老师拍拍阿塔的肩膀,对她说:“好了,你走吧,要和同学好好相处。”阿塔再次点点头,转过身,几乎是小跑着走了。老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这件事过去了,老师把阿塔调到另一个寝室去。

    新寝室的同学都是同一个班的同学,比先前那个寝室的同学是两个不一样的班级的同学,要更近一点。但是,这好像并没有什么用处。是的,没有什么用处。

    阿塔是新生,以前没有住过学校,虽然她很想试试,却没有机会。之后,有机会了,这机会就把她送到这个地方了。没有办法,她也不会。不管是叠被子,还是拖地,或者冲浴室,再或者洗地板,又或者刷厕所,以及刷洗手池。少不得要人来教,老师日理万机,哪里管得过来阿塔的事情?

    这些教人做事的活,就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同学身上,阿塔的寝室的同学身上。自然是多有推辞,最后颇有微词,却也是无可奈何。倒垃圾,阿塔和同学一共两个人,一起倒,实际上是自己分,可以两个人一起,也可以分开。阿塔就和同学分开倒,第一次阿塔倒,第二次同学倒,第三次——

    用不着了。

    阿塔实在是记不起,究竟是什么时候那个同学和自己是一路的?她是记不得了。可是,她的同学记得清楚。第二次,阿塔要走,就在门边说:“上次是我倒的,这次垃圾——”同学回了她一句:“你走吧。”阿塔就走了。可是,中午吃饭的时候,室长端着餐盘坐到她的对面和她说:“上次倒垃圾是塔尔和你一起去的,你就忘了?”

    阿塔看着她,摇摇头。

    室长用震惊的眼神看着她,然后似乎是斟酌了一下,才对她说:“上次她和你一起去的,这次你一个人走了,你就得倒垃圾。”阿塔皱了皱眉,问道:“上次,我不是一个人走的吗?”室长肯定地点点头,阿塔不说话了,埋头吃饭。室长对她说:“你记得了?”

    阿塔点点头,没有抬头。

    室长端着盘子离开了她的桌子,到她们寝室的桌子去了。阿塔依旧是一个人,一张桌子,八个座位随便挑。至于为什么,她是不知道的。每个寝室都有一张自己的桌子,用来八个人一起吃饭。寝室的八个人围在一起,坐在同一张桌子边上。阿塔是多出来的人,从来没有她的位置,一开始就没有。从那以后,就一直没有。

    如果有的,都是别人的,不会是她的。因为当时老师是把座位划分出来的,谁坐在那里,都有定论,你睡着几号床就座几号的位子。后来,改了改,但是到那时阿塔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小姑娘了。哪里还会觉得有什么好的呢?也就是——啊,原来是这样。也就没有什么了。

    后来,阿塔不知是忘关灯,还是忘关水了,也许是扣了分?室长对阿塔说:“你以后一个星期就不要倒垃圾了。”阿塔问她们:“你们既然觉得倒垃圾是一种轻松的活,那为什么当初要罚我倒垃圾?”室长似乎是有些无奈的说:“因为当时那就会倒垃圾,就只好让你只倒垃圾了。”

    不知道为什么,阿塔听了这话,心里头难过。

    可以说不出什么了。

    再后来,寝室转走一个人,转进一个以前住阿塔床位的姑娘,阿塔又说成是:“你从当初就欠着我的,你一辈子也换不清。如今没想到,还是这副窝囊样子,做什么都做不好。”阿塔本来是在躺着睡觉,实在气不过,猛的一起身,大声地吼:“是,我是什么都做不好!那又怎么样?”说这话的时候,阿塔已经哽咽了,这三句话说完,就已经泪如雨下。

    众人被弄蒙了,这其中还有一个老师。

    但是,这并不能成为让阿塔停止哭泣的理由。

    印象中的阿塔就是这样,老是在哭泣。这个印象,从她进校起就没有变过,阿塔就这么哭啊,哭啊,一直哭到了毕业。

    后来,阿塔死掉了。

    是自杀的,她说:“就这么了断了,还好。”
齐乐娱乐